笔下读 > 现代言情 > 婚从天降:恶魔总裁别乱来 > 006:你其实是个神经病

  余浅几欲挣扎又逢失败,气恼到了极点:“圣司冥,外界传言你是商界鬼才,可他们都不知道,你其实是个神经病!”
  砰!
  一记冷拳突然狠狠的砸在余浅身侧,距离她的脑袋,只有0.01公分!
  被砸到的地方,瓷砖已经碎了一片,尖锐的瓷砖碎片插进那只拳头里,留下一片血腥。
  余浅吓到差点咽气!
  她开始后悔惹怒这个冷阎王!
  可是,有些话她又不得不说!
  “我五年前还是个在校大学生,根本没空谈恋爱!我真的不认识你!”
  余浅的记忆力一直很好,如果她真的认识这么一个强势的男人,肯定会记忆深刻,可是她真的真的,没有在回忆里找到他!
  鲜血,顺着那只手缓缓下淌,白色的瓷砖很快染成一片猩红。
  圣司冥如雕刻般五官分明的面庞被汗水所侵湿,他像是根本感觉不到疼痛,一双迫人的黑眸依然紧盯着余浅。
  眼眸深处,溢满了嘲讽。
  余浅有些头痛,她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圣司冥相信自己。
  不过转念一想,他也是个为情所困的可怜人。
  想到自己今天婚礼上的遭遇,余浅顿时同情起圣司冥来。
  浓浓的血腥味飘荡在空气中,余浅瞥见他流血的手,秀眉皱起,灵眸里多了几分担忧:“你受伤了,我帮你包扎吧!”
  “滚!”
  圣司冥无情的撂下一个字,随后,黑眸荡过一抹不知名的情绪,牵制住她的那只大手猛地收回,余浅两腿一软,整个人就如同断了线的风筝,摇摇欲坠地顺着冰凉的墙壁滑落在地。
  她赤裸的身躯落进他的眼里,他深谙的眼底霎时染上了情欲。
  炙热如火的目光逐渐下落,扫到她平坦的小腹上多了一道陌生的浅色疤痕,圣司冥的剑眉拧成了死结:“怎么回事?”
  余浅茫然,不知道他问的是什么,直到撞见他盯着自己腹部,那道赤裸裸的目光,她面色一僵,连忙抓起地上的婚纱,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你……你是说我腹部的疤吗?”
  圣司冥没说话,饶有兴致的望着她。
  余浅被他那如狼似虎的目光盯得浑身不自在,她哆嗦着嘴唇说:“这是我五年前,阑尾手术留下的。”
  得到的答案和自己预期中的相差无异。
  圣司冥不屑的冷哼,似乎再懒得看她一眼,迈开长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浴室。
  呼,总算逃过一劫。
  直到他的脚步声消失,余浅才如释重负,裹着婚纱,全身瘫软的倚靠在墙上。
  今天一整天,她都像做梦一样,发生的事情,一件比一件离奇。
  余浅觉得自己倒霉透了。
  她望着怀中湿漉漉的婚纱,这每一层布料,每一层白纱都价格不菲,这是她央求了很久,叔叔才答应给她买的,也算是余家给她的唯一嫁妆。
  可笑的是,这个嫁妆,却成了她婚姻的陪葬品。
  余浅想到婚礼上,钟倾宇和余梦琪那两张令人恶心的嘴脸,她的心就凉了大半截,不过她再也不会难过了,因为她的心,已经死了。
  这时,浴室门忽然被人推开。
  余浅一惊,下意识裹紧了婚纱。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41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