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现代言情 > 婚从天降:恶魔总裁别乱来 > 005:当年,你可比现在热情得多
    余浅还在惊叹连连,圣司冥已经抱着她径直走进了浴室,紧接着,她突然感到身体一轻,然后就重重跌坐在坚硬的浴缸里了。
  
      屁股传来强烈的痛感,余浅疼的倒抽一口冷气,眼泪都浮了上来:“你干什么!”
  
      回应她的,是花洒里的冷水。
  
      余浅被这突如其来的水柱淋得睁不开眼,冰冷的水柱顺着她的头顶往下流淌,不一会儿,她的全身都湿透了,白色婚纱湿黏黏的贴在身上,脸上的妆容也花了,她冷的瑟瑟发抖,嘴唇都变成了紫色。
  
      她努力的睁开眼睛,看见圣司冥一身凌厉之气,昂贵笔直的西装与他精壮的身材贴合的一丝不误,他站在浴缸旁,修长的手指举着花洒,正居高临下蔑视着浑身湿透的她。
  
      一阵阵滔天的耻辱感袭上心头,余浅气急败坏,高声骂道:“我们无怨无仇的,你是不是有病!”
  
      “啪嗒”一声,花洒被重重摔在地上!
  
      余浅终于从冷水里解脱出来,却掉入了另一个疯狂的漩涡!
  
      就因她的一句话,圣司冥英俊的面容上瞬间笼罩着一层寒霜,四周的气温也跟着下降了几度,他大手一挥,轻而易举就将湿漉漉的余浅从浴缸里拎了起来。
  
      余浅悬在半空,手舞足蹈的挣扎着:“放开我!你到底想干嘛!”
  
      邪肆的薄唇微扬,优雅而决绝的溢出四个字:
  
      “我想干你。”
  
      余浅还没有反应过来,只听“砰”的一声。
  
      她被他重重抵在冰凉的瓷砖墙上,骨节分明的手指从她湿漉漉的脖子一路上滑,然后猛地捏住了她的下巴,他绝冷的目光缓缓扫过她面部的每个细节:“五年不见,倒是有了几分姿色。”
  
      余浅的下巴被他捏的生疼,她感觉自己的下颌骨都快要被他捏碎了!不由得冲着圣司冥又抓又挠,可惜他的身手实在太敏捷,只用了一只手就将她的双手统统禁锢起来。
  
      “你这个疯子!我说了我不认识你!”
  
      圣司冥嗤鼻一笑,擒住她下巴的手指又紧了几分,他悄悄伏在她的耳边,温热的鼻息一下一下扑打在她敏感的脖子上,察觉到女人不自觉的战栗,笑意渐渐弥漫他的嘴角:“余浅,我会让你记起我们之间所有的仇和怨,我会让你,一辈子都在痛苦中沉沦。”
  
      话落,他灵活的手指轻而易举的挑开她的婚纱,微微用力,华丽而神圣的纱裙便坠落在地。
  
      余浅身体一凉,她吓了一大跳,拼尽全身气力试着推开他:“你……!”
  
      可话还没说完,一个霸道至极的吻便狠狠地、不容抗拒地烙印在她的唇上,随着圣司冥的贴近,好闻的薄荷味紧紧包围住余浅,令她的脑袋有些昏沉,一时之间,她竟忘了反抗。
  
      圣司冥的吻开始一路下滑,他忽然咬住她的耳垂,对她耳鬓私语:“有没有,想起什么?”
  
      “当年,我也曾这样吻过你。”
  
      他嗤鼻轻笑,修长的手指穿插她的指缝,与她十指交缠:“当年,我们的手是这样的。”
  
      他又挑起她的下巴,黑眸紧锁那双黯然失色的眼睛:“当年,你可比现在热情得多。”
  
      nu1;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41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