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完美世界 > 第两千零一十二章 不属于这片古史

  剑胎璀璨,其凌厉之势,撕裂了万古诸天,威能极致强大,万物为之生,为之灭,为之兴,为之衰,它覆盖了岁月长河!
  这一刻,仙帝威势绽放,浩瀚莫测。
  诸天开辟,诸界溃灭。
  此际,天地开阖、乾坤崩溃的场面,如同界海中的浪花,无穷无尽,涛生涛灭,太浩瀚了,给人不真实的感觉。
  它的威力至高无上,前所未有,真正影响到了万物,影响到了万灵,影响到了万界。
  若是十万年前,石昊肯定躲避不过去,太突然,太可怕,根本预料不及,怎会想到,寂静无数岁月的大罗剑胎,会突然爆发仙帝之威!
  然而,他如今已经数次蜕变,曾踏足进仙帝领域,虽然又退出了,但实力的确强大了。
  故此,在第一时间,他的身影化成光雨,从原地消失了。
  石昊道法盖世,战力惊天动地,他躲避了出去,在虚空中幻灭,在开天辟地间行走,屹立在天地尽头。
  然而,下一刻,他毛骨悚然,剑胎仿佛从来没有离开过,就在眼前,离他更近了,冰冷的剑锋快触碰到了他的肌体。
  事实上,他发现,自己的确站在原来之地,很诡异!
  噗!
  血液四溅,那是他的真血。
  其实还未斩到,但那至高的仙帝剑气已经透发而至,伤到了他的肉身。
  “轰!”
  石昊浑身绽放无量光,又一次从原地消失了,打破虚空,得见永恒,他离开了这里,浮现于宇宙尽头。
  然而,下一刻,他的寒毛倒竖,再次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那剑胎依旧在眼前,且更近了,贴上了他的肌体。
  同时,他的双瞳收缩,因为这一次真实看清,的确还在原地,又出现在了原来的位置。
  这很诡异,非常不对劲,他不是移到了宇宙边缘吗?
  就像刚才,也曾远遁到天边,可是到头来却发现,又回归原点,依旧在离开前的那一刻。
  “噗!”
  石昊的肌体上,出现一道血口子,几乎被腰斩,血光迸溅。
  他一声长啸,极力挣脱,再次逆天而起,向着远方遁去。
  石昊意识到,这是仙帝的场域,逆溯时间,将他限制在这寂静的时空中,他脱离不了这个点。
  哪怕他纵横无敌,逃遁了出去,但依旧会被拉回这个点,要接受这一剑的斩杀。
  “无法无天无束缚!”
  石昊大吼,浑身焚烧,秩序神链冲天而起,要打破永恒,脱离这片法则之域。
  “杀!”
  然而,终极古地深处,那具尸骸早已猛地坐起,发丝倒竖,眼神阴冷到极致,而后射出炽盛的光束。
  他动了最强杀机,因为,他感受到了威胁,在那个年轻人的身上居然浮现出了“帝”的气机!
  这太过惊人心魄,一个后来者,真正触摸到了这一领域,很有可能会成帝,君临人间,从此无敌。
  这具尸骸动用禁忌秘术!
  他担心,再不出手就晚了,忧虑杀不死这个后来者。
  咚!
  石昊咳血,整具躯体都如遭雷击,他突然觉得,一阵虚弱,仿佛自身存在意义都要消失了。
  这是为何?
  而后,他的眸光贯穿了古今,看到了岁月长河上游的一幕,有一尊尸骸探出大手,绽放无量黑暗之力,隔着亿万里星空,镇压一个少年。
  那少年就是他!
  “什么?!”
  石昊震惊了,有人在沿着时间长河而上,在逆溯历史,在古代动干戈。
  谁敢改动历史,谁敢承受那么严重与可怕的后果?
  那具尸骸敢,他动了岁月,他针对石昊而绝杀,要斩杀他过去的身体,磨灭他存在的意义。
  事实上,这样做谁都难以预料,最为可怕的猜测就是,一旦如此逆天行事,整片古史都改变了,未来也将改道。
  可以说,一切都变了!
  或许,天地存在的意义都消失了,因为等若推翻重来。
  但是,这具尸骸依旧这么做了,很果断,也很霸道,强势出击,攻击石昊少年时,要直接磨灭之。
  同时,石昊也看到了,仙帝最后仿佛又忌惮了,最后一刻并不直接出手了,他影响岁月,君临昔日边荒帝关前,驱动安澜出战。
  但这有意义吗,依旧是要改变历史!
  石昊不知道,这具尸骸这么做能否避过什么。
  “吼!”
  他仰天长啸,怒极而狂。
  他整个人不再躲避,而是迎上了剑胎,并且口中大吼着:“他化自在,他化万古!”
  这一刻,他的气息极度恐怖,威压诸天万界,再次立足在仙帝领域中,让那终极古地深处的尸骸震动。
  “噗!”
  不过,他终究没有抵住这一剑,血液四溅,他被大罗剑胎斩开了,立劈为两半。
  “我竟被身边的大罗剑胎斩掉,跟随我征战多年的古剑,传闻中边角料炼制的兵器……”
  石昊被劈开后,难以复原,帝剑威势无双,粉碎万灵,覆灭万界,太强绝了。
  “的确是边角料,但是,却也是帝剑!”
  终极古地深处的尸骸,幽幽开口,很冷漠。
  此时,大罗剑胎龟裂了。
  斑驳碎块不断脱落,最后竟从里面坠落出一口灰暗的小棺!
  传言,真正的主料炼成了棺椁,边角料炼成大罗剑胎,竟然是真的。
  而那口棺就在剑胎中。
  “剑是我炼制的,棺是自古长存的,面对它,看到什么,最后就是什么样的结局,当年我看到自身成为尸骸,锁在这里,果然应言了。你呢,看到的是死在这里吗?”
  终极古地深处,那尸骸问道。
  他竟然道出这样一则惊人的秘密。
  棺自古长存,大罗剑胎是它的边角料,是他炼制的。
  面对古棺,他曾看到异象,最终成为他的结局。
  石昊闻言,心中震撼,他曾持有大罗剑胎,看到了什么?上方飞仙光雨洒落,下方一口古棺载着一个生灵,流血漂橹……
  “结束了,无论你看到什么,在仙帝一击之下,都要死!”尸骸吼道。
  轰的一声,在旁边,那口小棺打开了,从当中坠落下一截残躯,属于上半片身子,血淋淋。
  他只有一只手,半颗头颅,缺失眼睛,残破的一块躯体,轰隆一声,扬起那仅有的手臂,一掌向着石昊拍击而去。
  这是尸骸昔日分离出去纯净肉身,如同那元神印记一般,曾送走,元神封印烂木箱内,而肉身封印在这口棺中。
  现在,这具残破躯体也出世了。
  而此时,石昊被大罗剑胎立劈后,被仙帝气机撕裂,难以重组其躯与元神,而后遭受了这样盖世一击。
  噗!
  石昊彻底被打爆了,身体四分五裂,而后爆碎,无数的血雨向着四面八法炸开,这个地方被贯穿了。
  轰隆!
  炽盛光辉蔓延,璀璨夺目,强大如准仙帝若是在此也注定无法立足了。
  风暴太恐怖,石昊化成亿万血雨,尸骨无存,炸裂了诸天,彻底消失不见。
  “仙帝一击,谁与相抗!”那具尸骸冷漠的说道。
  但此时,他双目中金光点点,露出一股神圣气机,显然是那元神印记再现,道:“当年道行不稳固,便殒落,还不算真正的仙帝。”
  “自然算,而今终究是要稳固了,我现在体魄齐全,元神印记也归一!”尸骸冷冷的说道。
  “可是,而今的的你还是你是吗?我还是我吗?”元神印记冷幽幽的叹道。
  “嗯?有些变故,不过算不得什么,一切都揭过去了。”尸骸浑身漆黑如墨,他的双目望穿岁月,看穿千古。
  他见到了漫长岁月前边荒帝关前的一幕,有一滴血,融入石昊,跟他合一,居然可战安澜,不曾殒落。
  这让他诧异,不过,他也不在乎,毕竟现在可是亲手轰杀了那个后来者,让他死在了眼前。
  “有些古怪!”
  他终究是无上高手,踏足仙帝领域,片刻后,他推演,默默思量。
  他一下子蹙起眉头,那个后来者,彻底模糊了,关于他的一切仿佛被蒙蔽天机,彻底不可感应。
  哪怕昔日无比弱小,但依旧不可探究他的昔日身了。
  尸骸神色冷冽,道:“我妄图逆改岁月,虽然未成真,但是依旧遭遇反噬了吗?大因果之力遮蔽了我的感应?”
  “那些血液呢,为何都不见了,无法感应到,皆成灰烬吗?”
  他的双目一下子阴冷了下来,石昊的肉身化作亿万光雨,虽然崩碎虚空,焚烧着,消失了,但他现在若是感应,也能拘禁而来才对。
  可是现在,一切成灰,都不可探究了。
  “大因果之力,反制我,要对我惩罚?我无惧!”他冷冷的说道。
  无数光雨,亿万滴,洒落向虚空,而后便穿透了天地,没进岁月长河中,分别处在不同的时空。
  石昊知道这个后果,一切尽在他的心头。
  当知道尸骸仙帝疯狂,要逆改岁月,杀伐他的少年身时,他就头大了,他知道遇上了一个不正常的疯子。
  这样做,天地倾覆,一切都将会改写,也意味着曾经的一切都将不复存在了。
  他不知道那天大的因果是否能阻止尸骸。
  但是,依靠天意,不如倚仗己身,唯有自己才能改写自己的命运,所以那个时候他动了。
  而也是在那时,他再次屹立在了仙帝领域中,虽然时间有限,但是他短暂的做到了。
  而后,他便施展了他化自在,他化万古,动用了至高无上的终极奥义,超越以往。
  那是仙帝级的盖世禁忌之术。
  可惜,在仙帝领域驻留时间太短暂,抗击尸骸的盖世一击后,他就无力了。
  他只能借大罗剑胎解体,亿万缕血滴冲向岁月长河,他徜徉在时光中,他要自己去阻止边荒帝关前的一幕。
  但是,事已至此,他就迷失了。
  毕竟,他动用了超越自身极限的力量,加之被尸骸仙帝轰爆了。
  “怎么回事,不可推演,他像是不属于这片古史,不可寻觅了。哪怕血化成劫灰,也可找到才对。”
  终极古地,那尸骸自语,戾气浮现,杀机惊万古。
  亿万缕血,有些是残血,有些是血之精粹,更有最珍贵的心头精血!
  这一刻,岁月长河流淌,上游、中段、下游都有血迹浮现,显化在不同的时空中。
  帝落时代,有一个石昊悠悠浮现,那是一滴血,有着自己的意志,他思忖,他迷茫,他化形而出。
  但是,他与这天地格格不入,像是不属于这里,无论如何也是融合不进去。
  最后,他盘坐下来,身在世外,默默注视着这里,心头有些法门浮现,开始修行。
  同样,各片时空,都有类似的一滴血,有个别是血精,有的是残血,都在发生相近的事。
  时间长河下游亦如此!
  不过,那些血,那些精粹,在时间长河下游受到限制,不能无尽的冲向更远处。
  因为,在那下游,那无穷岁月后,似乎有大因果之力阻挡住了它们。
  最珍贵的一滴血精,在帝落时代,他经历漫长岁月,慢慢了悟到,他在修炼他化自在**,意外到了这一世。
  “他化自在,他化万古!”
  他随着岁月悠悠而动,历经时光长河,他到了仙古纪元,他也去了时间长河未来下游,他更去过边荒帝关前。
  只是,他依旧没有能全部记起,还在迷失中。
  他只知道,真身开创出了盖世无双的帝法,他化自在,他化万古,他而今在法的演绎中。
  终极古地,黑雾弥漫,汹涌而出,浩浩荡荡。
  尸骸的眸子越发的空洞了,他依旧在推演,而后猛的一震,话语冰冷无比,道:“我动了岁月长河,虽然未曾改动历史,但是已经触及到了。或许,有一些我所不知道的因果发生了。”
  他立足仙帝领域,自然法力通天,在思忖,生出一些预感。
  “我没有改变历史,但是,却几乎改变他的命运,因果、岁月共鸣,他或许被改变了。”
  “他,难道创出了一部盖世帝法,而今站到了这个高度,境界与我同列,所以被天机蒙蔽,不被我感应了?”
  “不,舍我之外,谁还能立足仙帝领域?!”
  尸骸在自语,他在沉思,脸色越发的阴沉,双目中杀光万重。
  石昊迷失了,依旧不能醒。
  各个时代,都有其血,超脱在世外,不融合于那些天地,孤独的修行,寂静的沉默着。
  仿佛过去了亿万载岁月,又像是从来没有过去哪怕片刻间,这一日有了变化。
  当世,异域。
  有一滴血流淌,化形后,立身在一座山地间。
  他融入不进这片天地,即便站在这里,也像是不属于这里。
  甚至,其他生灵也很难感知到,将他忽略。
  有两名女子走来,这里有他们的洞府。
  “荒天帝一去十几万年,至今未归,到底怎样了?”
  “界海那一边,到底有什么?”
  ……
  这是他们谈论的话题,这让那滴血化形而成的石昊一阵悸动,像是要想起什么。
  “莫仙姐姐,你说,荒天帝他应该无恙吧?”一个女子带着崇敬之意,每次提到荒,都以天帝称之。
  “我想,他应该可以归来。”莫仙说道。
  “他对我有大恩,当年在悟道山救下我的性命,至今都不知道如何回报,我虽然很强了,但是和他比起来,永远追不上他的脚步,而今只能遥望了。”那少女说道。
  轰隆隆!
  与这片世界隔绝的那滴血,仿佛听到雷声在耳畔响起,在心中震动。
  他记起了,很多万年以前,他曾在异域悟道山争夺悟道仙茶叶,救下过一个小女孩,交给了莫道的姐姐莫仙。
  “是了,我是荒,我是石昊,我是荒天帝!”
  一朝得醒。
  他化自在,他化万古,这桩法的演绎到了极致。
  岁月长河中,一滴又一滴血流淌,向着一起聚集。
  最后,轰的一声,诸天万域,时间长河,都猛力一震,各片时空的生灵都大惊,茫然仰头望天。
  不过,什么也没有看到。
  轰隆!
  终极古地外,亿万缕血飞向一起,重新凝聚,就像是从来没有离开过一般。
  一股属于仙帝的气机似汪洋一般浩荡起来,逐渐盛烈。
  这是经历无数时空熬炼的结果,经过岁月长河的洗礼!
  他化自在,他化万古,被石昊演绎到了极致,成为盖世无双帝法!
  “你还活着,但那又能如何?在吾面前,终究是要死,谁能与吾相抗!?”尸骸仙帝寒声道。
  石昊出现了,盖世气息流淌,双目深邃,冷漠的看着前方,道:“谁在称无敌,哪个敢言不败?!”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31/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