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完美世界 > 第五十六章 天生至尊

  这是一片气势恢宏的建筑,灵气弥漫,宝光隐现,宫殿成群,宛若天阙建于人间,有瑞兽蹲伏咆哮,守于大门外。
  “爹射杀了一头血脉非常纯净的貔貅的幼子,这……惹了大祸啊!”一位英姿慑人的年轻男子在殿宇中来回走动,非常不安。
  王侯府邸,氤氲光雾流转,珍禽在宫阙上空长鸣,划出一道道炫目的光彩。府中湖泊澄净,水系四通,石山坐落,佳木葱茏,园林浩大成片,景色瑰丽。这是一处洞天福地,神精四溢。
  “希望爹能尽快退出百族战场。”一个美丽的女子抱着小婴儿,娥眉深锁,带着忧色。
  “说什么都晚了,消息都已经传到了皇都,射杀貔貅幼子应该是很多天以前的事了,该发生的事情现在多半已经发生了。”年轻的男子握紧了双拳,剑眉倒竖,眼中有闪电出现,室内竟隆隆而雷鸣。
  熟睡中的小婴儿睁开了纯净的大眼,不明所以。
  “别吓到孩子。”美丽女子说道。
  “这几日太过煎熬,竟忽略了昊儿。他怎么如此嗜睡,而我现在怎么觉得他体内有符文的气息?”年轻男子转过身来。
  “呀,你也觉察到了,我还以为是错觉,他这么幼小,体内怎么会有符文出现呢。”年轻女子带着疑惑。
  “难道是……”英伟的男子猛地睁开了双眼,两道电芒冲出窗外,惊的一群瑞禽鸣叫,迅速冲起。
  “你想到了什么?”花容月貌的女子问道。
  “真正的人族至强者,有部分人最终会诞生出圣骨,出现自己的原始印记,有自己专属的原始宝术!”男子话语铿锵,而后转为激动,道:“有极个别人,更是天生就有原始宝骨,如金翅大鹏、真犼一般,与生俱来,所诞生的宝术足以傲世,称之为至尊骨也不为过!”
  漂亮的女子闻言吃惊,露出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怀中可爱的小婴儿,紧张到手都在颤抖。
  “让我来认真探查一番!”年轻男子很果断,大步走了过来。
  小婴儿很好奇,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扑闪着大眼,开心地张开小手臂,想让他抱。
  一番探查,男子震惊,手指头都在哆嗦,平日冷静果敢的他说话都不利索了,道:“至尊骨……天生!”
  这意味着什么?将来这个孩子能与天阶太古凶兽比肩,可以征战血脉纯净无暇的金翅大鹏、真犼,其独有的原始宝术将会震撼天下,铭刻人族史中。
  女子抱过婴儿,温柔的亲了亲他红扑扑的小脸,眼中闪烁着灿烂的光彩,道:“无论他是否有至尊骨,都是我们的孩子,要让他快乐的长大。”
  数日后,百族战场传来消息,那头成年貔貅摧枯拉朽,浴血而狂,横扫浩瀚战场,无人是其对手。
  十五爷身边纵然高手如云,也挡不住,被追杀数十万里,更是被撕下一条手臂,浑身骨头几乎全断。
  最后,他得人相助,用太古遗种的数块宝骨摆下一座神阵,终于是逃得一命,但是下落不明。
  他遭创极重,能否活下来很难说,就这么消失了,生死不知,并未返回都城。
  “不行,我要去寻父亲!”年轻的男子得到消息后,腾的站起身来,决定前往南疆。
  “族中已经遣出大量高手,而人皇也传下旨意,让各路诸侯搜寻、救助,你前去能有多大作用?”年轻女子怕丈夫因冲动而犯险去找那头貔貅。
  “父亲生死不知,无论如何,我都要去尽力寻找!”男子很果断,坚持要去。
  美丽的女子知道自己丈夫的脾气,决定的事情就不会再改了,但真的担心他去寻那头恐怖的貔貅,道:“我与你一起去,有两种宝术需要我们夫妻联手施展才能达到极致,威力绝大无匹。”
  “不行,你还要照顾昊儿呢!”男子拒绝。
  “我怎能放心你。”女子摇头,神色温和,道:“族中有这么多人,难道还照顾不好小昊吗,除非太古凶兽攻破皇都,不然谁敢来我王侯府邸作乱?”
  男子想了想,觉得有道理。
  石昊体内生出至尊骨的事情,他已秘密禀告了族中两位主事的老爷子,想来他们一定会当成稀世宝贝般,不会有事。
  这件事被列为绝密,因为关乎甚大,明面上有一个石毅就够了,因为他天生重瞳,只要露面一看就知。而石昊则不容易被发现,除非最亲近的人才可近距离内感知,因此没有必要泄露出去,以防被人惦记,导致早夭。
  “十一弟还有弟妹,你们要远行吗?真的不需这样,族中高手尽出,一定会将十五爷带回来的。”
  “是啊,你们不用担心,吉人自有天相,十五爷肯定没事!”
  族人相劝,但夫妻二人还是坚持上路。
  “十一弟放心吧,昊儿由我来照看,平日让他多跟毅儿亲近,长大了让他们兄弟一起平八荒,镇万族。”一个少妇笑道。
  她姿容出众,正是石毅的母亲,笑起来嘴角弯弯,贝齿晶莹,很有亲和力,有一个天纵之资的幼子,她在族中的地位极高。
  “多谢嫂子,有几位族老看着就行了,麻烦你们多不好。”夫妻两人道谢。
  “弟妹你们太客气了,都是自家人,不要说这种话。”少妇温和的说道。
  最终,夫妻两人上路,离开了古国,前往百族战场。
  “毅儿以后你要多跟小昊亲近,他资质很不凡,长大后将会是你的左膀右臂。”回到自己的宫殿群后,少妇叮嘱重瞳的儿子。
  “嗯!”三岁的幼童很沉稳,其表现远超其年龄。
  族人一起帮忙看护石昊,且仆人众多,自然没有什么事,除了最开始的几天他有些闹,想父母外,而后就很好照料了。
  数日后,少妇将石昊接到自己的住处,看到儿子双眼内神光隐现,一瞬不瞬的盯着那个小婴儿,不解的问道:“毅儿,你为什么总是盯着弟弟看。”
  “他很不简单,体内有一块骨,符文繁复,奥妙难测。”石毅很冷静的说道。
  少妇吃了一惊,他知道自己的孩子超凡,拥有重瞳,乃是上古圣人、神人的特征,可看透诸多本源。
  蓦地,她惊悚,瞬间想起了什么,急促的问道:“你说他体内有一块骨,密布原始符文?”
  “是的。”幼童平静的说道。
  “天生……至尊骨!”少妇当即就颤抖了,她想到了那古老的传说,忍不住悸动。
  好长时间,她神色阴晴不定,盯着那天真纯净的小婴儿看了又看,眸子闪过一抹戾气,而后转头叮嘱儿子,道:“不要告诉任何人!”
  幼童点头,没有说什么。
  一晃过去了几个月,小石昊越长越可爱,转眼就八九个月大了,早已能自己走路,而且已会开口说话,大眼有神,白净漂亮,像是个瓷娃娃,谁看到都会忍不住捏捏他的小脸。
  在此期间,少妇对小石昊极好,当成了亲生的一般,最后干脆将他带到自己的住处,连同石毅一起照料。
  “大娘,我想去园林看赤羽鹤,阿蛮说,它很漂亮,浑身鲜红如火,鸣声非常动听。”小不点扑闪着大眼说道,长长的睫毛轻颤,说起话来稚声稚气,还带着一种奶音,娇憨柔弱。
  一般这么小的孩子,还不能说这么利索呢,走路也较难,但是他却没问题了。
  “阿蛮?那是一个下人家的丫头,你听她乱说什么,以后大娘带你去看鸾鸟、五色孔雀王。”少妇说道。
  “阿蛮是一个好姐姐,很善良,也很漂亮,常给我讲故事,人可好了。”小石昊眨着大眼,很纯真的说道。
  “好,饭后就去看赤羽鹤。等过段时间,我再带你去看鸾鸟、五色孔雀王。”少妇微笑道。
  “大娘最好了!”小不点仰着头,两只小手抱在一起,满眼都是小星星,露出希冀的神色。
  而后,他转过身,道:“小哥哥,我们现在去后院玩吧,那里有好多孩子。”
  “不去!”石毅拒绝,盘坐在那里,小小年纪竟稳如磐石,默默地修行骨文。
  “哦,那我去玩了。”小不点一颠儿一颠儿的跑向了很远的那处“后院”,去找一群仆人的孩子玩,在那里他笑的很开心。
  小不点漂亮而可爱,也很善良,从不欺负下人的孩子,常跟他们一起玩,因此府中从上到下都很喜欢他。
  数日后,少妇带着石毅、小不点,离开了王侯府邸,驱车赶向一处庄园,去看鸾鸟、五色孔雀等太古神禽的后裔。
  “大娘,鸾鸟在哪里?”小不点好奇的问道,同时有些不解,来到庄园后,他们径直进入一片地宫中。
  “一会儿就能看到了。”少妇面无表情地说道。
  当来到一间密室后,少妇指端亮起一缕符文,按在小不点的身上,然而他体内宝骨发光,竟直接化掉了,并未因此昏厥过去。
  “不愧是至尊骨!”少妇眼神更加炽热了,要知道,宝骨这才刚开始生长啊!
  她拍了拍手,不远处一道影子浮现,若一条幽灵般,无声无息到了近前,将小不点拎起,按在了冰冷的床上。
  “大娘,这是要做什么?”这才是一个八九个月大的孩子,别的幼儿还懵懂无知呢,而他很纯真善良,充满不解地问道。
  一柄绚丽的银刀闪过,流动着醉人的光泽,划开了小不点的胸口,鲜血瞬间涌了出来,同时有一团朦胧的神辉,流转诸天奥秘,符文无尽,在那里闪烁个不停。
  “疼!”小不点大声痛呼,眼中充满惊恐,怎么也没有想到会被这样对待,他还是一个八九个月的幼儿,能知道什么?
  “竟然不能让他昏厥过去,真是麻烦。”少妇冷淡的说道。
  旁边,另一个幼童——石毅,静静的看着,沉默无语,让人怀疑他是否真的还不足四岁。
  鲜血流淌,小不点脸色苍白,大眼无神,不断的呼痛,悲鸣泣血。
  “千万不要出意外。我查过孤本骨书,有记载,这样嫁接是能成功的。我儿眸生双瞳,注定要天上地下称尊!”少妇很紧张,大声喊道。
  “大娘……”小不点仰着小脸,挂满泪水,伸出一双小手,带着哀求,想要减轻这种剧痛。
  然而,少妇无动于衷,脸上非常冰冷,只是催促那个幽灵般的身影小心一些,不要令至尊骨流逝生机。
  “好了!”终于,那道黑影发出了野兽般的低沉嘶吼,从小不点的胸膛中剖出一团光源,有一种难以述说的魔力,才刚开始生长,就让人灵魂颤抖,散发着无尽的神性光辉,照亮了整座密室。
  “毅儿,该你了,一定要坚持住!”少妇很紧张,叮嘱另一个孩子。
  幼童点头,什么也没有说。
  他躺在一张玉床上,银刀划过,血液淌落,其胸口被剖开了。
  “你小心些,不要出一点差错!”少妇眸光很凶,对那个黑影说道,很心疼自己的孩子。
  旁边那张冰冷的床上,小不点非常憔悴与痛苦,大眼中噙满了泪水,长长的睫毛每一次眨动,都会有晶莹的泪水簌簌滚落,他艰难的张着小手,似乎想要抓住一丝温暖,颤声央求道:“大娘……”
  少妇冷冷的扫了他一眼,便视而不见,转头看向另一张床,一脸慈爱,声音非常柔和,轻声轻语,道:“毅儿,你一定要坚持住,将来这片大域都是你的,因为……你是天生的至尊!”
  旁边,失去至尊骨的小不点,独自躺在冰冷的床上,雪白的小脸上满是泪水,慢慢陷入昏迷,喃喃着:“娘……”最痛苦的时候,他在呼唤自己真正的亲人,让人心疼。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31/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