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薄幸 > 第一百六十章 秘密
    三天后,我和罗伟还有杨志文一起回国。』  
  
      此时,我并不知道罗伟的身体到底有什么问题,但我看的出杨志文很紧张罗伟。
  
      依依看到我回来,先是过来朝着我打了一拳,然后满眼泪水朝着我说道:“以后要是敢失踪,我们就断交!”
  
      我笑着额看着依依,朝着她张开手,低声的朝着她叹了口气:“以后再也不会了!‘
  
      罗伟又坐回轮椅了,杨志文推着他。
  
      罗卿看到我回来目光朝着罗伟看了一眼,然后低声的朝着罗伟问了句:“医生怎么说?”
  
      罗卿显然试试认识杨志文,看到他一起过来,眼底的笑容更有深意了。
  
      “志文,好久不见了!”他朝着杨志文打招呼。
  
      杨志文朝着他看了一眼,很冷漠的点了点头。
  
      客厅里,叶小敏站在一旁不说话,满目怨恨的看着我。
  
      我朝着她冷冷的看着她。
  
      此时,她走到罗伟身边,低声的说了句:“阿伟!”
  
      罗伟神情漠然的看了她一眼,然后淡淡的说了句:“我没事!”
  
      杨志文推着罗伟朝着其他人说了句:“他现在需要好好休息!”
  
      说着他已经推着罗伟上楼了。
  
      罗卿若有所思的看了我一眼,朝着我神秘的笑了笑。
  
      我和叶小敏面对面站着,目光对视。
  
      罗卿并没有问我说什么,转身上楼了。
  
      依依拍了拍我的肩膀,也转身出去了。
  
      等客厅里只有我和叶小敏两个人的时候,我一步步走近她,神秘的朝着她笑了笑,凑近他耳边低声的说了句:“叶雯告诉了我一个秘密!”
  
      她听到我的话,脸色微微变了变,很快就回复了正常。
  
      看到她的样子,我心底依旧有数了。
  
      我也只是想要试探一下,没想到真的试探出结果来了。
  
      我嘲讽的看着叶小敏,然后也朝着楼上走去。
  
      身后,叶小敏突然叫住了我:“姜晴,我不会输的!当年不管是许晓黎还是姜晴都抢不走的人,你现在照样抢不走!”
  
      我攥紧了掌心,站定了脚步,然后转身神秘的朝着她笑道:“叶小敏,我听说你当年怀孕是为了救罗伟,所以被人给强奸了。照着你的个性,是不是也是你自己的设计的啊!”
  
      叶小敏听到我的话,脸色彻底的变了,她目死死的盯着我,然后咬牙切齿的朝着我说道:“你在说什么!你怎么知道的,谁告诉你的,到底是谁告诉你的!”
  
      .......
  
      等我把东西拿回自己房间,一打开门罗梓宸小盆友就站在我门口。
  
      他看到我,一本正经的朝着我说道:“我还以为你又消失不见了呢!”
  
      罗梓宸说的很认真。
  
      看着他稚嫩的小脸,我一阵的心酸,心头翻涌着酸涩。
  
      我抱起他,笑着说道:“你很怕我不见吗?”
  
      小家伙一本正经的看着我说道:“以前怕,现在不怕了,你不见了,我就能过去找你。”
  
      我能感觉到罗梓宸严重的依赖。
  
      有时候我心底是感慨的。
  
      我和这个孩子明明没有任何血缘关系,而我照顾他的机会也并不多,但是他却对我特别的依赖。。
  
      我做人很失败,没想到在罗梓宸身上却是赢家。
  
      他被我抱着,小脸不自然的涨红了:“我们一家人永远都不分开!”
  
      我惆怅的看着他,心底酸涩说不出一个字。
  
      抱了会儿,他突然朝着我说道:“爸爸的身体时不时很不好!”
  
      我愣了愣,蹙眉朝着他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他犹豫了下,然后沉声的和我说道:“因为我看到他要吃很多很多的药。还听到他和杨叔叔打电话,问自己还有多久!”
  
      听着罗梓宸的话,我的心咯噔了一下。
  
      “什么时候!”我沉声的朝着他问道。
  
      “你出去的时候!”
  
      我彻底沉默了。
  
      我记得杨志文和我说过,罗伟的身体和别人不一样?
  
      杨志文也和我说过,他们和我们不一样。
  
      他们之间知道有什么秘密!
  
      就在此时,门口佣人敲门:“姜小姐,有电话!”
  
      我愣了愣!
  
      罗家有我的电话?
  
      我放下罗梓宸,然后下楼去接电话。
  
      “是姜小姐吗?”我一接通电话,电话里就朝着我问了句。
  
      我诧反问了一句:“请问你是哪位。”
  
      “你好,严诚先生要见你!”对方公式化的说道。
  
      我握着电话静默了很久,然后应了声。
  
      ......
  
      去见严诚之后,我犹豫是不是要带着依依过去。
  
      最后还是告诉了依依。
  
      依依终究没有跟我一起过去。
  
      见到严诚的时候,他面容憔悴而疲惫。。
  
      我苦涩的朝着我笑了笑,然后深深的朝着我鞠躬:“谢谢你能来看我!”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严诚,冷漠的朝着他问了一句:“你觉得这么做值得吗?”
  
      严诚苦涩的笑着:“没有值不值得明知有愿不愿意。”
  
      我脸上的神情更冰冷了,眼底再也没有任何温度。
  
      既然他喜欢为叶小敏牺牲,那就不值得可怜。
  
      他为叶小敏做了那么多事,就算如今有这样的下场也不值得任何人可怜。
  
      严诚看着我:“姜小姐,我希望您父亲的事到此为止。叶小姐她......她也是一个可怜人!”
  
      我冷笑着打断了他:“严诚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做过的事付出代价,她既然做了,就应该承担后果!”
  
      “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了。您如果非要恨,那就恨我吧!”
  
      我漠然的打断了他的话,语气冰冷的朝着他反问道:“你算什么东西!你配让我恨吗?”
  
      我说完转身就想要离开。
  
      严诚在我身后说道:“许小姐,我知道小敏做过很多的错事,但所有的一切都由我来承担!”
  
      我原本紧攥着掌心,听到严诚的话转身,走近他,凑近他面无表情的说道:“你不配!”
  
      说完,再也不愿多看严诚一眼,然离开。。
  
      我头也不会的走出监狱,对严诚,我没有任何的怜悯。
  
      不管严诚的结局如何,他所做的事都是自作自受。
  
      我走出监狱,依依的车子就在门口等我。
  
      我看到她,低声的叹了一口气,对她说道:“进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依依冷笑着说道:“既然他要为叶小敏付出一切,我有必要去看他吗?”
  
      我看着依依眼底的痛恨,然后上了她的车。。
  
      车上个,依依突然开口朝着我说道:“晓黎,俞翔前两天告诉我,明诚那次放火很有问题!”
  
      我听到依依的话,猛的抬头看向她:“什么问题!”
  
      依依沉声的和我说道:“明诚在绑架你和叶小敏的前几天和她见过面。就在他放火的前一天,他的账户多出了八千万。而在明诚时候,这个账户还被人动过。这里面的钱在明诚放火后的第三天被转走了。”
  
      我听着依依的话,神情更凛然了。
  
      “明诚的尸体后来被找到了?”我问依依。
  
      依依点了点头:“就在第二天警方找到了明诚的尸体。你的尸体倒是一直没有找到。。所以我当时从来没有想过明诚有什么问题。”
  
      我陷入了沉默。
  
      明诚既然真的死了,那到底是谁动了他账户上的钱。他都决定要去死了,为什么账户上还会有人转钱过来。。
  
      明诚当时放火的时候明显精神状态不对。
  
      后来,我也是亲眼看着他满身是火在地上打滚的。
  
      就算他没有死,只怕他身上的伤并不比我轻。
  
      “这个事俞翔还在查!”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叶雯的事呢?”我又追问了句。
  
      依依沉默了片刻,轻轻的摇了摇头:“叶雯原本就和你长的像。我和斯密斯以前就不对盘,他和我合作无非就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想要去和他打听写些事哪里有那么容易!他现在和叶雯很恩爱,我想要找见他都很拿难。想要打听叶雯的事更难了。”
  
      我低声的叹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我能确定叶雯肯定和我有关系!”
  
      “以前没想过,如今看着她和你相似的脸。我也觉得她和你有关系了!”依依确定的和我说道。
  
      我斟酌着依依的话,然后朝着她说道:“私家侦探都查不到她的背景吗?”
  
      依依摇了摇头:“查不到,我让俞翔也查过了,他那边查不到任何的背景。我这边也找人查了,也查不到!”
  
      叶小敏身上有太多的秘密。
  
      其实这会儿向来,她和罗伟的确是相似的。
  
      两人身上都有着让人永远挖不尽的秘密,他们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就在此时,依依的车子猛的刹车!
  
      一辆车挡在依依的车前。
  
      依依朝着前面的车看了一眼。
  
      车里驾驶位上是罗卿。
  
      她转身看了我一眼。
  
      我面无表情的看这儿罗卿。
  
      看到他下车,走到后车座,敲了敲车窗门。
  
      我打开车窗,冷漠的朝着他反问了一句:“你想要干什么?”
  
      罗卿凝视着我:“我这里有你想要知道的事!”
  
      罗卿的话让我猛的抬头,目光死死的看着他。
  
      从回来之后,我和罗卿并没有接触,他也没有来追问我和罗伟现在到底如何,更没有追问罗伟双腿的事。
  
      “比如呢!”我反问了一句。
  
      他看着我,然后幽幽的说道:“比如当年的那场火!还比如当年叶小敏的那个孩子是怎么流掉的。”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231/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