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薄幸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平淡的生活
我听到罗伟的话迟疑了下,然后转身就走。
  
  身后响起尖锐的枪声。
  
  我跑了一段路,又折返朝着罗伟的方向看去。
  
  我走的并不远,不远处还有枪声……
  
  脚下不再也迈不开步子了。想要逃离,心底焦急而恐慌。
  
  我在原地迟片刻,折返到刚刚的方向。
  
  我顾不上是否安全,随手拿起角落的铁棒,朝着开抢的男人后脑打去。
  
  另一个转身,枪指向我。
  
  他指着我,朝着罗伟说道:“你再不出来,我就杀了这个女人!”
  
  罗伟已经不在这条胡同里了。
  
  那男人的话说完,四周就陷入了死寂,吗,没有任何的反应……
  
  枪对着我的脑袋。
  
  另一个男人的后脑殷殷的留着鲜血,一动不动的倒在地上。
  
  我攥紧了手里的铁棒,挺直了背脊,突然开口喊了一声:“罗伟,救我!”
  
  我的话音刚落,那个拿着枪指着我的男人,猛的转身,我用尽所有的力气朝着那男人后脑打去……
  
  那男人完全没想到我居然还敢动手,更因为根本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后脑被我用铁棒狠狠一棒,身子向后栽倒。
  
  我看到两人都倒在地上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罗伟!我朝着四周喊了一声。
  
  这条胡同就刚刚我走的一条路,我知道罗伟不可已经逃跑了。
  
  四周没有任何的动静。
  
  我试着再次喊了一声:“罗伟,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不远处,垃圾桶里有轻微的声音。
  
  我朝着垃圾桶的方向走去。
  
  走到那,罗伟倒在血泊中。
  
  我心头一窒,俯身想要扶起罗伟。
  
  “我送你去找杨志文!”我急切的朝着他说了句。
  
  罗伟虚弱的摇了摇头:“不能去找杨志文!”
  
  我看着罗伟身上伤沉声的说道:“你伤成这样,我送你去医院!”
  
  罗伟吃力的朝着我说了句:“带我走!”
  
  看着罗伟满身是血,我心底剧痛。
  
  “不能去医院!”他再次朝着我强调了一句。
  
  我拉开他的衣服,幸好并不是中枪,只是子弹从他身上擦过。
  
  我扶着他走出胡同,然后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了。
  
  我拿着罗伟的手机想要给杨志文打电话。
  
  电话被杨志文抢了过来,声音断断续续的朝着我说道:“不能联系杨志文,暂时你也不能联系依依,我找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
  
  我看着他腰侧的伤,心疼的问了句:“那我们去哪里!”
  
  罗伟已经昏迷,身子所有的力量都倒在我身上。
  
  我推了推罗伟,他毫无反应。
  
  我背着他,拖着往前走着。
  
  最后在一个偏僻的小地方找了一个医生。
  
  那医生给罗伟止血之后,用着地方口音很重的法语问我:“这位先生之前是不是生过什么病?”
  
  我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他的身体和一般人不一样。”那医生疑惑的看着罗伟,原本还想要说什么,但最后没有继续说下去。
  
  罗伟昏迷一天一夜才醒。
  
  他睁眼的第一句就是:“有没有联系过杨志文和张梦依?”
  
  我摇了摇头。
  
  他这才好像放心了,低声的和我说道:“我们暂时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吧!”
  
  我深深的凝视着他,沉声的朝着他问道:“我记得你受伤不是第一次了,那些人为什么要来杀你!”
  
  罗伟只是看着我不说话,手轻轻的覆盖上我手:“我们今天离开这里!”
  
  听到罗伟的话,我又朝着的伤口看了一眼。
  
  他的话音刚落,那诊所的医生就进来朝着我们说道:“外面有人找!”
  
  罗伟听到他的话脸色微微变了变,沉声的朝着他问了一句:“有后门吗?”
  
  这间小诊所很小,连护士都没有,就他一个医生。
  
  那医生愣了愣,诧异的看了罗伟一眼,然后指了智者耳另一个方向。
  
  罗伟低声的和我说道:“走!”
  
  我扶着罗伟从后门走。
  
  离开那诊所之后,我带着罗伟在一间很简陋的农场住下了。
  
  他的伤最初的时候很严重,但就几天的时间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我没有问过罗伟那些人到底为什么追杀他。
  
  我知道,他不愿意告诉我的事,不管我怎么问他都不会说。
  
  在带着罗伟到这里第一天的时候,我想要联系依依怕她担心,被罗伟看到了,他厉声的阻止了我。
  
  “如果想要她安全,就暂时不要联系她!”
  
  “罗伟,那些人要杀的人是你,不是我!”我愤怒的朝着罗伟喊了一句。
  
  罗伟静静的看着我,低声的对我说道:“我们两个人生活不是很好吗?”
  
  我皱眉看了罗伟一眼,没有再说话,只是转身离开了。
  
  这个农场里住着一对老夫妇,他们以为我和罗伟是夫妻,所以我们第一天来的时候,他们就给我安排了一个房间。
  
  前三天,罗伟伤的很严重,所以我基本是睡在一旁的凳子上,等罗伟伤好些了,他告诉我要在这里常住这个睡法自然是不行了。
  
  我蹙眉朝着罗伟看一眼,然后淡淡的说道:“一三五你睡床,二四六我睡床!”
  
  罗伟认真的看着我,然后沉声的说道:“我们一起睡!”
  
  我神情漠然的朝着他反问了一句:“你觉得合适吗?”
  
  他淡淡的笑了笑,然后平静的朝着我说道:“我觉得很合适,我们以前不都是睡在一起的饿吗?”
  
  “现在和以前一样吗?”我皱眉口气不善的朝着他说道。
  
  罗伟微微皱眉,然后叹了口气:“你睡床,我睡地上!”
  
  我没有拒绝。
  
  晚上睡觉的时候,罗伟真的在地上铺了给被子,睡在地上。
  
  我微微皱眉看了他一眼,依旧没有说话。
  
  第二天,当我睁眼的时候,罗伟就睡在我身边,我已经猜到这样的结果了。
  
  罗伟睁眼看到我,朝着我笑了笑:“醒了!”
  
  我脸色难看的朝着罗伟说道:“你怎么会睡在这里。”
  
  罗伟轻笑着看着我:“地上太冷。我是病人!”
  
  他笑的无赖而可怜。
  
  我朝着他手臂和腰侧的伤看了一眼,没有在说什么。
  
  我们起来的时候,那对老夫妇给我们端了牛奶,两人暧昧的朝着我们笑着。
  
  他们说的法语口音很重,听不懂我和罗伟的法语,所以他们很少和我们交流,但是两人都是很热情的人。
  
  等他们离开,我朝着罗伟沉声的问了一句:“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去!”
  
  罗伟仅仅够的凝视着我,然后低声的朝着我问道:“你就那么想回去!”
  
  “我又朝着罗伟回复了一句:“我们到底什么时候能回去!”
  
  罗伟平静的和我说道:“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们两永远在这里生活!”
  
  我冷声的打断了他的话,面无表情的说道:“你希望,但是我并不希望。”
  
  罗伟只是宠溺的朝着我笑了笑,并没有反驳我。
  
  接下来,我偶尔会帮老妇人干活,罗伟也会过来帮忙,但那对老人总是热情的让罗伟休息。
  
  如果不是我偶然一次回来,听到罗伟和他们说话,我真的以为罗伟并不认识他们。
  
  那天,我正好出去帮他们干农活了,回来的时候,听到罗伟和老爷爷正在说话。
  
  “我还在你这里住一段时间,不需要帮我通知杨志文,我想在这里住一段时间!”
  
  那老爷爷恭敬的点头。
  
  我站在门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
  
  等老爷爷转身看到我的时候,他脸色变了变,下意识的转身朝着罗伟看去。
  
  罗伟低声的叹了口气,然后对突然说道:“你去忙吧!”
  
  我冷笑的看着罗伟,一步步的走近他,然后面无表情的朝着他说道:“罗伟,你和他们早就认识,他们也能听懂我们的法语!”
  
  罗伟没有在否认,平静的应了声:“如果我说我认识他们,你还会留下来吗?”
  
  他苦涩的朝着说道:“我只是想要和你单独相处一段时间!”
  
  他说的卑微而正常。
  
  那一瞬间,我居然感觉到他的无奈和孤寂。
  
  我和他对视了很久,然后转身出去了。
  
  之后的几天,我都和罗伟同床共枕,我没有在提要离开的事。
  
  有时候我在想,或许我和罗伟之间的缘分就只有这几天了。
  
  以前,我回忆过我和罗伟之间的事,终究想不起我们之间有什么回忆。
  
  我和他在这里的几天,每天我去帮帮忙,罗伟在养伤,我回来的时候他会偶尔和我说说话。
  
  我曾经很向往这种安逸的生活,可如今我却再也不期待了。
  
  我和罗伟在这里住了半个月,杨志文终于找到了我们。
  
  他来的时候,我和罗伟正在吃饭……
  
  他看到罗伟急切的朝着他说了句:“我还以为你死了呢,一点休息都没有!”
  
  我看到杨志文,急切的朝她问道:“依依呢!”
  
  杨志文低声的和我说道:“没事,她已经回国了!”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
  
  我突然失踪,最担心的就只有依依。
  
  杨志文沉默的看着罗伟,然后语重心长的朝着罗伟问了一句:“阿伟,我们是不是应该回国了!叶小敏已经给我打了很多电话了。严诚已经不给逮捕了。这件事”
  
  罗伟低头吃着东西,并不接话。
  
  我听到杨志文的话手里的动作微微滞怠了一下。
  
  “你吃饭了吗?”罗伟抬头看了杨志文一眼,沉声的问了句。
  
  杨志文皱眉沉声的对罗伟说道:“阿伟,你还要逃避到什么时候!他们已经开始动手了,你很清楚他们的手段!”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231/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