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薄幸 > 第三十六章 反目

  听到我的话,不仅底下坐着的记者一片哗然,就连明诚和明建华的脸色都变了。
  明诚的面容被惊愕吞覆,整个人似被凝冻了一般,僵在那里,然而也不过是一瞬,他倏然从凳子上暴起,双眼在他俊美的脸上暴突而出,直欲渗人:“许晓黎,你在说什么!”
  明建华也随即猛地站起来,脸色说不出的铁青和难看。他们两人的目光死盯着我,不可置信的盯着我。
  我不去看他们,只是静静的对所有的记者说道:“我和明诚结婚不过是一场笑话,到此为止,这场闹剧也该结束了。”
  明诚一把拽住我的手,双眸如刀子般刺在我的脸上。
  新闻稿是今早明建华给我的。我回来的匆忙,明家最近一直都在应付各种负面新闻,谁都没防我会有这一招。因为之前,我不管经历了多少委屈,不曾有过激烈的举动。
  “许晓黎,你最好弄清楚自己在说些什么。你应该很清楚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明诚满额青筋暴出,紧抓着我的手臂因为激动轻微的颤抖着,攥着我手臂的手恨不得捏断我的手臂。
  我用力的推开明诚手,一根一根手指掰开。
  我等这一刻已经很久了。我不管今天明家变成这样到底是谁干的,但在明家我已经一刻都待不下去了。
  我转身把一个U盘插在连接着幻灯片的电脑上。
  画面从我和明诚恩爱的画面跳转。
  空气中回荡着明诚和一个陌生女人的激情画面,两人的声音销魂而旖旎。。
  视频里的明诚还穿着丧衣,那女人同样穿着丧衣,头上带着白花。
  对,这段视频就是在我父亲的丧礼上拍下的。
  那个女人也是依依刻意让人安排的。
  但不管我们如何算计,如果明诚有点良心,有点人性,就不会在我的丧礼上做出这样的事。
  “这是我父亲的丧礼,但是我的丈夫,我最爱的男人他却在和为我父亲筹备丧礼的工作人员温存。我嫁给明诚的时候是抱着每个女人最美好的期待嫁给他的,但是他一次次的出轨,甚至在我父亲的丧礼上做出这样的事,我对他已经彻底的死心了。我要离婚。”我指着视频,双肩剧烈的双手,眼底含着泪光。
  视频的声音很嘈杂,音质并不清晰。我冲进去撞破他们两人的画面也有。
  底下一片哗然。
  妻子的父亲去世,丈夫却在休息室温存,真是道德沦丧。
  明建华攥紧了拳头,目光死死的看着视频。
  我想他应该也很清楚,明家如此一来,被彻底的毁了。明氏近几年做的都是政府的项目,极其注重名誉,一旦声名狼藉,以后将举步维艰。
  “畜生!”明建华扬手朝着明诚一巴掌:“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他终究是聪明的,很清楚怎么做及时止损:“你做出这样的事,明家已经容不下你了。”
  说完,不顾媒体的提问,转身就走。
  “许小姐,听说你嫁给明诚的当天,他就和秘书去国外度蜜月了,我们前几天收到了爆料,那些照片你看过吗?”
  “许小姐,你现在提出离婚是不因为明家已经不行了,明诚又那么对你。听说你前两天和罗氏的罗伟走的很近。”
  “明先生,你做出这些事有没有想过家人,你这样让他们难看,这件事要如何收场。”
  “明先生,这些事你真的都做过吗?你做了这么多对不起家人的事,你心底有过内疚和亏欠吗?”
  “.......”
  记者的问题越来越难听。
  明诚此时已经气的全身颤抖,我的发难没让他措手不及,我一直从未被他看到眼里。从嫁给他至今,我给他的印象大多都是逆来顺受。
  他已经顾不得有记者在,一把揪住我的衣领,神情暴怒而惊骇愈加怒不可遏:“许晓黎,你是故意的对不对,你故意当着媒体的面把那天的事公布出来的。你真够狠的。”
  我毫无畏惧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曾经的迷恋,曾经的期待,如今一丝都不剩了。
  从我嫁给他之后的种种,他不曾把我当过他的妻子,也不曾对我有过尊重,我为何要尊重他.....
  “明诚,我最后悔的事就是嫁给了你。”被他揪着衣领,我凑近他低声的说了一句。
  记者还在不断的拍摄着,包括他揪着我衣领满脸的愤怒。
  明诚就差没有动手打我了。
  他但凡有一点的脑子就不会动手。
  “明诚先生,之前视频里播放着你和嫩模虐待的画面,你是不是有暴虐倾向。你在家里是不是经常家暴。”
  “明诚,我们查到许晓黎之前住院过,就是被打成那样的。是不是就是被你打的。”
  “......”
  问题还在继续,明诚已经彻底的崩溃了。
  我轻轻的推开他的手,然后低声的朝着他说了句:“明诚,关于我们离婚的事宜我会让律师找你的。”
  我说完直接越过人群,然后离开。
  明诚看我离开,紧跟着我离开。
  到了后台,明诚一把拉住了我的头发,把我拖到他身边。
  我吃痛的死拽着他的手。
  “许晓黎,你信不信我今天弄死你!”他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疼的头皮发麻,咬牙吃力的朝着他说道:“明诚,你打啊,媒体就在外面,我身上有多少伤,他们都会添油加醋的写出来。你们明家就别想翻身了。”
  我的话音刚落,明建华冰冷的声音就在明诚的身后响起。
  “明诚,你觉得明家还不够丢脸吗?你是不是要拖垮明家才安心。”明建华咬牙切齿的挤出几个字。
  明诚猛地推开我。
  我跌坐在地上,吃痛的摸着头发。
  明诚双眸暴突的看着我,那种恨不得杀了我的愤怒。
  我冷然的看着他们父子,面无表情德说道:“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我声音阴沉的说道。
  我扶着墙,慢慢的起来,冷笑着看着眼前的父子俩。
  “许晓黎,我们明家待你不薄,你做出这样的事,就算阿诚做出了对不起你的事,你非要等到这个时候来狠狠的踩明家一脚吗?”明建华恨的咬牙启齿。
  我平静的看着他们,然后面容冰冷:“明建华,我爸为啥会自杀你难道心里不清楚吗?”
  明建华听到我的话,脸色顿时变了,目光死死的看着我。
  “你假意和我爸合作,一方面举报他商业犯罪,一方面又设计把项目亏空,逼的他自杀,你想要的不就是我爸手里许氏的股份吗?”我一字字说着,恨意从喉间迸发。
  “晓黎,你误会了,是不是罗伟告诉你的,明家和罗家的恩怨不是一两天的事了,你不要听信别人的话,我们都是一家人,不可能做出这样的。”到现在他还在装。
  “演戏也演的差不多了,已经散场了,明建华,你要怪就怪你儿子不争气吧。”说着我转身就走,再也愿与明家人多说一个字。
  明建华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明诚猛的追了出来。
  “许晓黎,你把我害成这样,你以为我会就这样放过你吗?月容是你故意推下去的是不是。”明诚拽住我的手,声音冰冷的朝着我说道,他的怒气毫不掩饰,几乎要把我撕碎。
  我慢慢的转身看向明诚,然后突然轻笑了起来:“杜月容的孩子?你真的确定杜月容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吗?你去问问你父亲,他可是和杜月容已经好多年了。说不定这个孩子是你父亲的。”我恬静的微笑,似五月青翠枝蔓间敲敲绽出的一朵蔷薇,一如我和他初见的时候。。
  明诚听到的话,抓住我手臂的手更用力了。
  他咬牙启齿的朝着我挤出几个字:“你在说什么?”
  “照片我已经给李晓红了,你如果想知道,可以去问她,至于那孩子到底是谁的,我想你只能自己去问杜月容了。”我说完,甩开明诚的手。
  明诚的手死拽着我的手神情阴冷的盯着我:“许晓黎,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把我明家害成这样,我不会放过你的。”说着拉住我的手一把把我摔在墙上。
  我被他这么一用力,后脑撞在墙上,疼的我咬牙切齿。
  “你早就和罗伟搞在一起了是不是。许晓黎,你当真以为你罗伟会看上你这种女人。他只不过是利用你,他想要利用你为他姐姐报仇,利用你来打击我,利用你把他姐姐接回去。”明诚再次一步步的靠近我,神情狰狞而扭曲,双眸阴沉。
  他走到我面前,没等我说话,他一把掐住了我的下巴,似要捏碎。
  我疼的大汗淋漓。
  “明诚,五年来,你一点都没变!”熟悉的声音从明诚的身旁响起。
  是罗伟。
  看到罗伟,我的恐惧莫名的消除了。
  “罗伟,我和许晓黎还没有离婚,我们是夫妻,我们夫妻间的事,你没有资格插手!”明诚指着罗伟冷声的说道。
  罗伟的面色依旧很苍白,但是脸上的笑容却格外的灿烂:“但如果你的前妻没有死,也没有离婚,那你和许晓黎的婚姻又算什么呢!”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231/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