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薄幸 > 第三十五章 致命一击

  楚凯泽也顾不上其他了,急切的去把罗伟扶起来了。
  罗伟冷冷的朝着我瞪了一眼。
  他后背刚刚换好的纱布又变成了红色。
  我抬头朝着樊丽和叶小敏看了一眼,她们两人的目光都紧盯着我。
  刚刚那句你们在干什么是叶小敏问的,这一次是樊丽:“阿伟,是不是我们来的不是时候。”
  罗伟的脸色很难看,刚刚那一摔显然是疼极了,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
  楚凯泽扶着罗伟到床上之后,他皱眉低声的问了句:“本来就伤的重,这么一摔真是要半条命了。”
  罗伟抬头看向樊丽和叶小敏,低声的解释了一句:“刚刚上厕所。”
  他的目光定格在他们两人身上。
  看着罗伟的目光,以女人的第六感觉到罗伟手上的红绳定然是和她们有关的。
  楚凯泽帮罗伟检查着他后背的伤。
  “幸好没事。”他低声的叹了口气。
  我抬头淡淡的说了句:“那我先回房间了。”
  说着我转身就走了。
  这次楚凯泽和罗伟都没有阻止我。
  等我再回到房间,手机上又多了几个明诚的未接。
  心底是诧异的。
  没等我给明诚回电话,依依的电话也来了。
  我一接通电话,她就朝着我说道:“晓黎,你赶快看电视。”
  我愣了愣,诧异的问了句:“怎么了?”
  “你看新闻!”
  我打开电视,播到新闻频道。
  看着新闻的内容,终于明白为什么明诚今天会主动给我打电话了。
  新闻里播放着明诚的丑闻,据说那个上次和他一起出车祸的嫩模去世之后电脑里的好多视频被人公布在网上。原本明诚和那个去世的嫩模那场车祸被直播频道直播了出来,还上过热搜和头条,如今再次被挖出这些视频,网友都是不嫌事大的,自然会把以前的事都挖出来的。
  视频都是明诚和那女人的激情画面,还有虐待的画面,实在是不忍直视。
  看着被打了马赛克的视频,我嘲弄的冷笑着。
  “他妈明诚也真是极品。”依依在电话里愤怒的骂着。
  我心上一片冷然。
  对明诚,我如今已是漠然。不管他发生什么事,我也不会觉得奇怪了。
  “你不是早知道了吗?大惊小怪!”我轻笑着回了一句。
  依依不可置信的问我:“你这么淡定,一点都不震惊?”
  “如果发生在别人身上我或许会觉得奇怪,在明诚身上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觉得奇怪了。”我语气淡漠的说着。
  新闻里还在介绍着明诚的背影以及他的家庭。
  哪怕是无所不能的网友都没有把明诚和罗初薇那段婚姻给人肉出来。看来明家也真的是隐瞒的够好的。
  就在此时,门口又有人敲门。
  我挂了依依的电话才去开门。
  我以为是楚凯泽,没想到门口站着樊丽和叶小敏。
  我愣了愣,诧异的反问了句:“有事?”
  樊丽转身看了叶小敏一眼,然后淡淡的笑道:“我们能进来坐坐吗?”
  我凝视了两人一眼,犹豫了下,然后低声的说道:“你们进来坐吧。”
  樊丽朝着我笑了笑,毫不客气的进来。
  她们两人坐在沙发上,直接了当的和我说道:“明诚的事你看到新闻了?”樊丽最先开口。
  我默默的点了点头,等着她继续开口。
  “你不打算回去看看吗?明诚可是你丈夫。”樊丽看着我,语气淡漠的说道。
  “明家的事他们自然会处理好。”我低声的回了句,看着樊丽满脸的嘲讽,想起那个所谓迷奸的案子,朝着她问了句:“这次的事也和你有关?”
  樊丽低笑了起来:“我只是让明诚知道什么叫做色字头上一把刀。多经历几次,他也就学乖了。”
  我微微皱眉,低声的问了句:“你和他之间也有恩怨。”
  其实,我并不关心明诚,我想知道的是樊丽为什么这么做。对明诚,我终究是彻底的死心了。他的任何事再也牵动不了我了。
  樊丽冷哼了一声,嘲弄的冷笑道:“我和他之间倒也没什么恩怨。许晓黎,我至今还记得当年你在宴会上帮我改衣服的情景,我真没想到你居然会嫁给明诚。”
  听着樊丽的话,我只是低着头,没有再追问。
  “既然明家出事了,你是不是也应该回去看看,阿伟这边我会照顾的。我已经让严诚给你定好了机票,到时候,他会把机票的电子版发你。”没等我说话,樊丽已经径自帮我决定了。
  她说完起身就走了。在她和叶小敏转身的一瞬间,我的目光定格在叶小敏右手腕上那根红绳上。
  她手上居然有和罗伟一模一样的红绳。
  我目光死死的看着。
  樊丽和叶小敏都没有感觉到我的目光,直接离开。
  心头的酸痛更清晰了。
  罗伟手上的红绳和叶小敏手上的一模一样,他们......
  一想到这个,我的心就莫名的疼痛。
  我觉得自己也实在是可笑,罗伟喜欢谁,爱谁与我何干。我用力的摇了摇头,直接上床睡觉。
  这一晚上,我虽然睡着了,但是浑浑噩噩,噩梦缠身。
  一早,我果真收到了严诚的信息。
  没等我打开彩信,严诚已经打电话给我了:“许小姐,您的机票我已经定好了,少爷应该还有几天会回来的。明家最近发生了一些事,少爷先让我安排您回来。”
  我笑了笑,轻笑着问了句:“罗伟的意思?”
  严诚那头没料到我会这么问,静默了片刻,然后低声的应了句。
  我应了声之后直接把电话挂了。
  我上网搜索了一下明家的新闻,那个嫩模自杀的消息已经演变成了被明诚虐待至忧郁症,而后自杀,甚至还有每天说这些所谓的视频都是明诚逼着那个嫩模拍摄的。
  于同时,明诚的事不断的被发酵,当初明诚的哥哥明叶恒的死也被人挖了出来。明家对外界宣称明叶恒是心脏病突然,可有人扒出来明叶恒根本没有心脏病。明家的股价一落千丈,危机公关都无法挽救了。
  我也俨然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把新婚当天明诚就去国外和杜月容的蜜月的新闻也给扒拉了出来。我成了公然的弃妇。
  看着网络上一连串的新闻,我依稀的感觉明诚发生的所有事好像有一根线在牵动着,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掌控着这一切。
  终于,早晨的时候,明诚的电话我接到了。
  一接通。
  明诚就愤怒的朝着我说道:“许晓黎,你知不知道明家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打了你那么多电话,你为什么不接。你和罗伟倒是挺逍遥快活的。”
  我心底冷声,却没有打断明诚的话,默默的听着他骂我。
  等他发泄完了,他直接朝着我说了句:“你今天就给我回来。爸说需要你站出来说几句话,不能再让事情恶化下去了,另外,我们已经安排了澄清的记者会。爸让你在记者会上宣布已经怀孕的事,用这件事把最近的丑闻遮掩下去。”
  明诚说这些的时候,依旧用着命令的语气。
  我嘲弄的笑了笑,脸上闪过冰冷的嘲弄。
  “好,我马上回来。你放心,我有办法让媒体转移焦点。”我握紧了电话,冷冷的说了句。
  “嗯!”明诚烦躁了应了一声,然后直接挂了电话。
  我听着电话的忙音,冷冷的笑着。
  接了明诚的电话之后,我立刻就收拾了东西。
  当我走出房间之后,在罗伟房间门口停留了会儿,最终敲了敲门。
  给我开门的是叶小敏。
  我的目光再次落在她的手腕上。
  但是她手腕上的红绳已经不见了。
  我错愣的看着她已经空无一物的手腕,不着痕迹的摇了摇头,看来我真的是太在意罗伟的事了。
  我拖着行李进去。
  罗伟依旧躺在床上,樊丽在给他喂吃的。
  看着樊丽和罗伟亲密的样子,我心底更觉得异样和狐疑了。
  我的目光停留在叶小敏和樊丽身上,最后低声的和罗伟说道:“我回国了。”
  罗伟蹙眉看了我一眼:“回去了?”那神情恍若根本不知道我要回去。
  “严诚已经把机票发给我了。上午十二点的飞机。”我和罗伟打了声招呼,然转身离开。
  “明诚的事你这么上心,这么急着回去。”身后罗伟声音低哑的反问了我一句。
  我听到他的话,步子停滞了下来,心底觉得好笑,罗伟做事也是这么前后矛盾?
  “他是我丈夫,我怎么能不着急呢!”
  我说完这话,罗伟没再说话。
  我怕拖着行李离开。
  .....
  三天后
  关于明家的新闻不断的发酵,明氏的人股价已经一跌再跌,明建华已经连续三次和股东道歉,但是网友却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明家,还在不断的挖关于明家的黑历史,别说是明诚的,就连明建华曾经包养过大学生这种字样的新闻都出来了。更有网友点评说上梁不正下梁歪。
  “晓黎,这是新闻稿,你背出来!”明建华拿着一个新闻稿子递给我。
  我接过稿子的扫了一眼。
  稿子的内容就是渲染明诚是个好丈夫,其次就是宣布我怀孕的事,然后秀恩爱。
  我好笑的看着这篇官腔十足的稿子。如今明诚的名声已经这样了,他们居然还想要树立明诚是好男人的形象,是明家可笑,还是把网友当成好欺骗的无知网民了。
  我看了看时间,还有十分钟了。
  那稿子我只是扫了一眼。
  明家的气氛很紧张,我昨晚回来开始,明建华和明诚都在公司。
  我是今早才看到他们的。
  “走吧!”明建华看了看时间,直接催促我们上台。
  明诚亲昵的挽着我上台。
  首先是明诚发言,自然是训斥别人的诽谤和不实报道,甚至宣传要起诉那些诽谤的人。
  然后是我发言。
  底下,镁光灯对着我拍摄着,我慢慢的起身朝着所有记者都看了一眼,当着所有人的面把新闻稿撕掉了,然后平静的对着话筒说道:“第一件事,我宣布,我和明诚将离婚!第二,我想要给大家看一段视频!”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231/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