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薄幸 > 第三十三章 受伤

  我和严诚再次下楼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我身上。
  明诚的阴冷,明建华的平静,李晓红的愤怒,以及佣人的好奇。
  我从他们身边走过的时候,明建华突然朝着我说了句:“晓黎,好好照顾罗总,也好好照顾自己。”
  我转身笑着看向明建华,然后平静的说道:“爸,我不会忘记您的教导。”
  明建华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说道:“爸相信你。”
  我拖着行李走过明诚身边的时候,用着最平静的话说道:“阿诚,外界传言罗伟喜欢男人。”
  这话相当于解释了我和罗伟的关系。
  明诚嘲弄的盯着我脸,蓦的凑近我神秘的说道:“许晓黎,不管罗伟喜欢男人还是女人,他都不会喜欢你,一辈子都不会。”
  我抬头看向他跺定的神情,心莫的抽了下,然后跟着严诚离开了。
  车上,我问严诚:“怎么这么突然?”
  严诚恭敬的回答我:分公司那边有事,需要少爷今天就过去,辛苦您了。”
  我蹙眉,静默,没有再说话。
  严诚把早餐递给我:“这是少爷刚刚交代给您带的早餐,他说发生了昨天的事,早饭只怕您是吃不了的,所以让我帮你带早饭,您随便吃一点,我们直接去机场。”
  我看着手里的三明治,有些诧异:“谢谢!”
  “一会儿到了机场,您谢少爷吧!都是少爷交代的。”他笑着和我说了句,继续说道:“我这次不和你们一起去国外,麻烦你好好照顾少爷和楚先生。”
  听到他的话,我错愣的问了一句:“楚凯泽?”
  严诚笑了笑,点头:“嗯,就是他,他这次是跟着公司一起去国外拍专辑的,和你们一起。”
  我抿唇笑了笑,八卦的问了句:“看来罗伟和楚凯泽的关系真的非比寻常啊!”
  严诚只是笑笑不说话,算是默认了。
  看着严诚的样子,我心底更确定两人的关系暧昧了。
  到机场的时候,罗伟和楚凯泽都已经到了。
  我看到楚凯泽的时候,就噗嗤的笑了出来。
  “笑什么?”楚凯泽蹙眉看着我,一脸的不满。
  我轻笑着看着他说道:“您真是明星,穿的真高调。”
  楚凯泽穿的是裙装!
  虽然我知道最近流行阔腿的裙装,他是明星,穿也不会太突兀,但是他穿着这一身暗红的裙装到机场,他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楚凯泽吗?
  “走吧!”罗伟并没有多说,淡淡的说了句。
  我看了罗伟一眼,发现他的脸色不太好。
  我转身看了严诚一眼,担忧的问了句:“严诚,罗伟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严诚担忧的看了罗伟一眼,然后低声的说道:“少爷是老毛病了,没事的。”
  罗伟的样子实在不太好,尤其是和神清气爽的楚凯泽站在一起。
  楚凯泽笑着看了我一眼,然后笑道:“你看到我们一起到机场,你难道不知道昨晚我们俩一晚上都.....大家都是成年人,你懂的。我的胃口大,不容易满足,昨晚累着他了。”
  我微张着嘴,呆愣的看着楚凯泽,已经说不出一个字。
  楚凯泽轻笑的看着我,一脸你明白的表情。
  严诚帮我们安排好了一切就走了。
  飞机上,楚凯泽活跃的很。
  罗伟今天格外的安静,从上飞机之后没有说一个字。
  “你没事吧?”我看着罗伟问了句。
  罗伟似连和我说话的精神都没有,靠着闭目养神。
  “晓黎宝贝,他昨晚累着了,你也知道男人那方面毕竟累,别管他。”楚凯泽低声的和我说道。
  我侧头看了他一眼,蹙眉反问了一句:“所以你是在告诉我,你是那个受?被捅的那个?”
  楚凯泽听到我的话,脸色顿时变了,激动的朝着我说道:“我可是货真价实的男人,你看清楚了。”
  我朝着他耸耸肩:“那罗伟为什么这么累!”
  楚凯泽无言以对的看着我,嘀咕了一声:“你懂什么啊!我是退可受,进可攻。”
  我轻笑着看着楚凯泽,看了罗伟一眼。
  十二小时的飞机,着实是累人。
  我们下飞机的时候,罗伟的精神看上去更差了。
  我问楚凯泽:“他没事吧?”
  楚凯泽扶着罗伟,不在意的说道:“我们先去酒店休息吧!我和罗伟一个房间,你单独一个房间。”
  我看着罗伟的样子,已经顾不上调侃他们了。
  楚凯泽扶着罗伟走在前面,我走在后面。
  一抬头,不经意间分明看到罗伟腰侧有大片的血迹。
  我目光死死的盯着罗伟的后背。
  此时,楚凯泽似感觉到我的目光,脱下外套披在罗伟的身上:“看来是有些发烧了,你怎么身体在发抖。”
  我目光复杂的看着他们俩。
  他们明显是在隐藏什么。
  车上,罗伟都靠在后车座闭目养神。
  到了酒店,楚凯泽扶着罗伟一起进了房间,我自己进了另一个房间。
  进去的时候,我朝着罗伟的腰侧看了一眼。
  ......
  我刚到酒店,就接到了依依的很多信息。
  都是一些照片。
  一些关于杜月容的照片和资料。
  没等我把那些东西都看完,她的电话已经过来了。
  “晓黎,我发你的东西都收到没。如果杜月容再干不要脸,我们一巴掌呼死她,有了这些东西,她嫁入豪门的美梦只怕是彻底得断了。”
  “依依,这些东西你帮我收好,我现在和罗伟在国外。”我和依依说着。
  依依诧异的反问我:“你什么时候去的。”
  “就今天,和罗伟一起!”
  依依听到我的话,就激动了:“孤男寡女的,你赶快试探一下他倒地喜欢男人还是喜欢女人。”
  我换了个手接电话,轻笑着说道:“我能确定,他应该是喜欢男人的。”
  依依急切的问我:“什么意思?”
  “这次跟我们一起来的是楚凯泽,以我的经验,我想罗伟是应该以出差的借口和他的‘爱人’约会!”
  电话那头,依依噗嗤笑了起来:“晓黎,拯救世界和平的重任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把罗伟掰直了。”
  我笑着不和依依调侃了:“依依,明叶恒的事你在帮我查吗?”
  “嗯,明叶恒和罗初薇的事我都在查,你不要急,等有消息我告诉你。”
  我静默了片刻,和她说道:“我只怕是在明家呆不了多久了,我要在离开明家之前把该做的事都做了。”
  “好,我尽快!”
  “.....”
  又和依依侃了会儿才挂电话。
  挂掉电话,我看着关于杜月容的资料,觉得杜月容也真的不是普通的厉害。
  她居然能把明家两父子玩弄于股掌之中。
  就在此时,门口突然有人敲门。
  我起身开门。
  楚凯泽急切的朝着我说道:“你去照顾一下罗伟,我出去一下。”
  我看着他的样子,心咯噔了一下,着急的问了一句:“罗伟怎么了?”
  他只是让我去照顾,并不解释。
  我进他们房间的时候,罗伟已经昏迷不醒了,楚凯泽出去了。
  我翻动着他的身子,拉起他的衣服,想要去看他后背的伤,没等我把他后背的衣服拉起来,他已经猛地抱住了我,嘴里呢喃着:“不要离开我,我不能再失去你了。你已经离开了我一次,我这次不会在让你离开了。五年前我是迫不得已,我不能让我姐姐白白失踪,梓宸是我姐姐的孩子,我也不能看着他在明家吃苦.....”
  罗伟的声音悲伤而无奈。
  我看着罗伟昏迷不行的脸,心蓦的痛了起来,无缘由的刺痛。
  这些话显然不可能是对我说的,只怕也不可能是对刚刚离开的楚凯泽说的。
  此时,我想起明诚早晨和我说的话:罗伟永远不可能喜欢你,一辈子都不会?
  我支撑着身子想要推开你罗伟,但是却被他抱的更紧了。
  近距离看罗伟,他长得实在好看,比女人更精致脸,哪怕是昏迷,他嘴角都有着一股邪肆,他嘴里呢喃着什么我听不清楚了,他的掌心滚烫,的确是发烧了。
  罗伟,你身上到底还有多少秘密。
  我不知道被罗伟就这样抱了多久,我几次试着想要推开他,但每次都是被抱的更紧了。
  楚凯泽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个药箱。
  他看到我们的样子,皱了皱眉头,然后沉声的和我说道:“晓黎,你帮帮忙。”
  他此时脸上的神情格外的严肃,看着楚凯泽此时的样子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我挣脱开罗伟,把他翻过来。
  拉开他的衣服,罗伟的后背用绷带抱着。
  我剪开绷带的时候,看到那个枪伤的时候,诧异的看向楚凯泽。
  楚凯泽皱眉低声的说了句:“伤成这样也不说,你到底是有多能忍。”他说着直接打开医药箱,取出一把刀。
  我看着楚凯泽拿着刀的样子,脸色顿时变了:“为什么不去医院?你想要干什么?我们赶快把罗伟送医院去!”
  “按住他!”楚凯泽没有搭理我,沉声的朝着我说了句。
  看着他,我又问了句:“罗伟为什么会受伤!他怎么会伤成这样的?”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231/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