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薄幸 > 第二十三章 陷害

  我看着李晓红憎恨的样子,低声的说道:“妈,之前我是因为怕伤了爸和阿诚之间的父子关系,所以不敢把照片拿出来。但如今只怕是瞒不下,我才把照片给您的。这件事我至今都不敢告诉阿诚,我怕他会不开心。”
  李晓红紧攥着那些照片,已经彻底的失去了理智了。
  照片里,有杜月容和明建华在车里的亲密照,还有两人一起出入酒店的照片,更有两人一起出去旅游的,还有两人最最亲密的照片。
  “她本事真不小啊!”李晓红恨的差点把牙骨都要咬碎了:“怪不得老爷破天荒的要她搬进来,原来是为了更方便见面!”
  我想所有女人都是一样的,当自己的地方被人侵占的时候,都会发疯。
  “你什么时候拿到这些照片的!”她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沉声的问我。
  我平静的看着她,低声的说道:“在杜月容进明家的第二天。妈,我和您说时候吧,我原本是找人跟着她,想要找到赶走杜月容的东西,但没想到会拍到这些。我看到的时候,惶恐的不知道如何是好,所以我一直把这些照片放着,不敢拿出来。”
  李晓红盯着我许久,然后压低了声音警告我:“我不管你这些照片是从哪里来的,我暂时还不希望明诚知道杜月容和他父亲的事。我希望你暂时保密,闭好你的嘴风。还有照片的底片呢,一起给我。”
  我恭顺的点了点头:“妈,我知道了,底片不在我这边,我问我朋友拿了给您。你放心我不会说的,如果我想要说,我早就说了。”
  她把照片收好,然后转身若无其事的出去了。
  我拖着行李上楼,杜月容正从房间出来,看到我,轻笑着说道:“我还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出院了。也真是可怜,被打成这样了,还要自己出院。一个人都没有去医院看过你,也实在是让人于心不忍。”
  我朝着她笑了笑,冷声的朝着她说了句:“杜月容,我觉得我们之间现在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让开,我累了,我要回房间休息。”
  “许晓黎,你不是想要和明诚离婚吗,现在都变成这样了,你还不离婚。“杜月容在我身后轻笑着说了句。
  我的步子停滞了一下,然后转身冷漠的看了她一眼:“我后悔了,觉得明家挺好的,又不想离婚了。”
  说完,我直接关上了门。
  进了房间,墙壁上的血迹佣人已经处理赶紧了。
  我看着桌上我和明诚亲密的结婚照,如今看来,也实在是无尽讽刺。
  晚上,明诚没有回家。
  我倒是不着急,李晓红急坏了。
  看着李晓红焦急的样子,我心底冷笑:明诚无非就是在女人堆里。
  明建华这一晚也没回家。李晓红彻底的沉不住气了,不仅折腾我起来找人,还把怀孕了的杜月容也折腾起来了。
  我想李晓红只怕心底也是怀疑这个孩子到底是谁的。
  杜月容睡眼惺忪的看着李晓红:“阿诚可能在外面有应酬!妈,您不用担心,有司机陪着,不会有事的。”
  李晓红冷冷的看向她:“别乱叫妈,以后你还是叫我明夫人吧!你那句妈我还真的担当不起。杜月容,你做过什么你自己心里很清楚。我还没死呢,你别想在我们明家兴风作浪。”
  杜月容错愣的朝着李晓红看了一眼。
  我静静的坐在一旁,事不关己的样子。
  杜月容终于感觉到不对劲了,紧蹙着眉头,朝着我瞥了一眼。
  李晓红狠狠的瞪咯她一眼,转身匆匆的出去了。
  等李晓红离开,杜月容冷声的朝着我问道:“你和李晓红说过什么?”
  我朝着她耸耸肩:“我先上去休息了。”
  李晓红一把拽住我,蹙眉冷声的说道:“你是不是和李晓红说了我和明建华的事。不然她不可能这种态度对我。你说了什么!”
  我猛地推开她的手,面无表情的说道:“你不是不怕她知道你和明建华的事吗?你肚子里的孩子不管是明建华的还是明诚的,反正都是明家的,你只要有这个孩子,你在明家的地位不就稳固了吗?你有什么可怕的,她又老又丑,而你年轻啊,就算耗也耗死了她,到时候你等着你肚子里的孩子就能做明家的老夫人了!”我学着她之前和我说话的口气说道。
  杜月容微眯着眼,冷眼看着我:“许晓黎,我还真的是小看你了。”
  我面无表情的甩开她的手,然后直接朝着楼上走去。
  当我走到楼梯的旋转处时,杜月容也上来了,直接拽住我的手:“许晓黎,你是不是非要和我过不去。我在明家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她说着手再次拽住了我的手。
  我烦躁的甩开她的手,冷声的说道:“杜月容,到底是我给你不好过,还是你让我不好过。我之前就说过,你不犯我,我也不会招惹你。我并不会在明家留太久,早晚会和明诚离婚。你既然这么几天都等不了,那我也没办法。”
  杜月容发狠的朝着我说道:“你还知道些什么,那天医院的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冷哼的看向她,嘲弄的笑道:“如果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明家的最好,如果不是,我劝你还是自求多福吧!这种事做个亲子鉴定也就有结果了。一旦生下来,就是个定时炸弹。”
  杜月容听到我的话,脸色顿时变了,阴鸷的看着我说道:“许晓黎,你什么意思。”
  我猛地凑近她,冷声的轻笑着:“你应该认识林明吧。”
  杜月容听到林明两个字,脸色煞白,瞪大了眼睛看着我。
  我说完一用力,直接甩开了杜月容的手。
  杜月容突然一把拉住我的手,然后死死的拽住了我的胳膊,声音嘶哑的朝着我喊道:“许晓黎,我什么都不会和你争的。就算我生下了这个孩子,孩子也是你的。”
  我冷声的朝着她挤出几个字:“放手!”
  她朝着我诡异的笑了起来,用嘴型和我说着:“你别后悔!”
  我们俩的争执声已经引来了佣人。
  杜月容拽着我的手,看到楼下不少人看着,然后一松手,朝着楼梯的扶手撞去,身子向后倾倒,她从楼梯上滚落了下去。
  我看着她滚落楼梯时最后那一抹诡异的笑。
  我站在楼梯的旋转处,看着倒在地上的杜月容,她身下的血从大腿开始流淌,。
  她指着我吃力的挤出几个字:“许晓黎,我说过不会和你争,你为什么要推我。我的孩子!”她痛苦的捧着自己的小腹。
  我的手还维持着刚刚推她的动作。
  佣人看到地上满身是血的杜月容,紧张的尖叫了一声,然后急切的喊着:“快送苏小姐去医院。”
  ......
  医院
  我平静的看着手术室紧闭的门。
  我心底明白的很,杜月容肚子里的孩子肯定是没有了。
  她对自己也真够狠心的。
  这个孩子没了,不管孩子是谁的,都无从查证了。
  杜月容刚到医院十分钟,李晓红已经过来了,她目光深沉的看了我一眼,压低了声音问我:“发生了什么事。”
  如今,我和杜月容,我想李晓红显然是站在我这一边的。
  我朝着手术室的门看了一眼,低声的说道:“妈,她说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明诚的。”
  李晓红听到我的话,猛地抬头朝着手术室看了一眼,攥紧了掌心,面无表情的挤出几个字:“做的好!不管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都不能留下!”
  我听到李晓红的话,彻底的松了口气。
  整个明家,只要有一个人帮我就够了。
  没多久,明建华也住着拐杖匆匆的过来了。
  他看到手术室的门还紧逼着,向我逼问着:“许晓黎,佣人说是你把月容从楼上推下去的。”
  我缓慢的抬头,目光和明建华平视着,底气十足的说道:“我没有!”
  他冷笑着看着我:“不是你,难道是她自己滚下来的。我不管你们女人之间的争风吃醋。但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我们明家的,你做什么我不管你,但是伤害到孩子,我绝对不会绕了你。”
  我咬着唇不说话。
  明建华狠狠的瞪着我,拐杖在地上一锤捶的敲着。
  李晓红在一旁冷艳看着明建华着急的样子。
  “明诚呢?他怎么还没来!他一天到晚的胡闹,是不是又在哪个女人那!让他赶快到医院来!”明建华突然开口说了句。
  李晓红听到他的话,口气阴森森的对明建华说道:“杜月容肚子里的孩子还不知道是不是我们阿诚的呢,阿诚那么忙,来做什么。”
  明建华听到她的话,猛地看向她。
  两人目光相对。
  此时,杜月容被人从手术室推出来了。
  医生直接走到我们面前,沉声的说道:“孩子没保住。我们已经做了清宫手术了。病人已经没事了,回去好好休息就可以了。注意不要着凉。”
  杜月容看到我,突然激动了起来,指着我愤怒的说道:“是她推我下去的,我的孩子。你就算再不喜欢我也不能伤害我的孩子啊!”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231/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