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薄幸 > 第十九章 抽丝剥茧

  明诚面容冰冷,双眸紧盯着我,余光朝着紧闭的门看了一眼。
  他猛地靠近我,然后语气阴沉的朝着我说道:“许晓黎,你到底想要知道什么,可以问我。”
  我平静的看着明诚,淡淡的朝着他反问了一句:“明诚,我问了你,你真的会告诉我吗?”我朝着他反问了一句:“里面到底是什么人,我不想在问了。或许你们明家从来把我当成一家人,我早就说过了,如果你想要离婚,我会马上签字。”
  明诚面容冰冷的看着我,然后抬头看了依依一眼,攥紧了拳头,许久都没有说话。
  嫁给明诚半年都不到,我感觉,我自己已经过完了一大半辈子,别人经历过的,没有经历过的,我都已经经历了。
  老公出轨,小三上门挑衅,带着孩子登堂入室,父亲去世,丈夫丧礼和女人温存.....
  这么多事都能拍成电视了。
  我至今都不了解明家,不了解我嫁的这个男人。
  “晓黎,很多事你如果不知道,我们能好好过日子,你一旦知道的太多,不管是我还是我爸妈都不会放过你。”明诚紧盯着我一字字朝着我说道。
  我眼底没有太多的情绪,静静的笑道:“阿诚,是你一开始从来没有爱过我,还是你变了。我认识的明诚不是这样的。”我径自轻笑了起来,笑声沙哑而悲凉。
  这些话,我想对明诚说很久了。
  我如今再看明诚这张脸,连自己都怀疑自己到底有没有爱过明诚,当初到底为什么会义无反顾的嫁给他,甚至为他关了工作室,放弃了我的自创品牌。
  “不要再查了!”明诚不知道是因为我的话动容了,还是有了其他想法,居然没有再追究,转身离开了。
  依依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又看了紧闭的大门,然后沉声的和我说了句:“走吧。”
  和依依回到车上,她终于忍不住了,沉声的问我:“到底什么情况,那个女人是谁。她满脸的伤疤,明显是被烧伤的,她和明诚什么关系,她和罗伟什么关系。”
  我缓慢的抬头,朝着依依看了一眼,低声的说道:“明诚以前结过婚,前妻就是罗伟的姐姐,但是后来发生车祸,车子着火了,就死了。”
  依依听着我的话,等着我继续说下去。
  我对她摇了摇头,表示我就知道这么多。
  “如果不是罗伟说,我连明诚曾经结过婚都不知道。这些我也都是听罗伟说的,其他我也不知道了。”我无奈的叹了口气。
  依依看着我,半天朝着我挤出几个字:“你嫁给一个男人,居然不知道这货到底是什么东西,你是在逗我吗?明诚结过婚,以明家的名气,按理说这件事应该瞒不住的啊。罗家也的背景比明家更好,为什么明家要隐瞒和罗伟姐姐的婚事?”
  我轻轻的摇了摇头。
  依依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那个女人到底是不是罗伟的姐姐。”
  我再次摇了摇头。
  依依看着我不再说话了。
  半天,她朝着我说了句:“走吧,我送你回去。”叹了口气。
  “依依,我想那个人应该就是罗初薇。”我突然开口说了句。
  她听到我的话,侧头看向我,淡淡的说道:“你是不是傻,看着明诚的样子,看着她非要掐死你的样子,她要不是罗初薇是谁啊!我很好奇她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明家对外界宣称她已经死了。罗家人知道她现在变成这样了吗?”
  我隔了半天,也回了句:“我也想知道。”
  到了明家,依依说了句:“到了。要是明诚找你麻烦,立刻立刻给我打电话。”她不放心的和我说了句。
  那个废弃的别墅里住着的女人应该就是罗初薇,而明家千方百计的不想让人知道她,肯定是有目的。
  罗初薇哪怕是变成如今这样,她对明诚还是依恋的很。
  “我知道!”
  “我不太放心。”依依蹙眉说了句。
  我笑着和她说道:“没事的,你先回去吧,帮我去看看我妈。我现在不敢回去,每次看到我妈悲伤的目光,我都觉得是自己把家弄成这样的。”
  依依没听到我的话,严肃的说道:“许晓黎,你没有做错其他的,你唯一错的就是选错了男人,既然知道错了,那就把错纠正过来。其他的都和你无关。”
  我感激的看着依依。
  依依最看不得我这样的目光,朝我哼了一声,然后转身开车扬长而去了。
  ......
  进明家,我发现家里的气氛格外的紧张。
  佣人看我回来,匆匆的过来告诉我:“少夫人,家里有客人。”
  我愣了愣,诧异的问了句:“谁?”
  没等佣人回答我,我就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跑过来了。
  是罗梓宸。
  罗家人来了!
  我换了鞋子走近客厅。
  果真是罗伟在客厅,这次他身边还带着一个高瘦的男人。
  那孩子又跑回来了,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若有所思的看了我一眼,咧嘴天真的问了我一句:“阿姨,你嫁给明诚后悔吗?”
  明明只是一个五岁的孩子,却问出这样的话。
  我朝着孩子看了一眼,又看向罗伟。
  他此时正和明建华僵持不下。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进去的时候明建华别了我一眼:“晓黎,你先上去!”
  罗伟听到明建华的话,侧头看了我一眼,低笑着说道:“还真的是你明家的作风,骗婚,骗人,什么都靠骗。”
  明建华听到他的话,脸色变了变,然后又重复了一遍:“你先上去!”
  我看了明建华一眼吗,然后顺从的上楼了。
  我上楼的时候,听到罗伟对明建华冷笑着说道:“我就是想要看看你这件事还能骗多久。”
  上楼,走廊处,杜月容站在围栏处,朝着楼下看去。
  我此时才注意到她的肚子已经有些微微隆起了。
  “几个月了。”能看得出肚子,只怕不止三个月了。
  我想起罗伟给我的那些照片,脑海中闪过杜月容亲热的和那个陌生男人的画面。
  杜月容淡漠的应了声:“三四个月吧。”
  听着杜月容的话,我今日才发现她对肚子里的孩子并不上心。按理说孩子是她的筹码,她应该很在意这个孩子,可并不是。
  杜月容看着楼下的情景,突然朝着我问了句:“你有没有觉得那个孩子有点像明诚。”
  我细细的打量着那个孩子,然后点了点头:“是有些像。”
  杜月容轻笑着说道:“那么就尴尬了,为什么罗伟的孩子会和明诚长的很像。”
  这次,我终于抬头朝着杜月容看去了:“什么意思?”
  杜月容对我耸耸肩,笑道:“我就是随便说说的。”她说完,又抬头和我说道:“许晓黎,我们之间的合作到什么时候结束呢?”
  我目光落在她的肚子上:“或许要等到我离开明家的时候。”
  杜月容没再说话,转身进了自己房间。
  我知道杜月容肯定知道的比我多很多,毕竟她跟了明建华这么久。
  我不知道罗伟什么时候走的,我下楼的时候罗伟已经带着孩子走了。
  明建华看到我,轻咳嗽了一声:“晓黎,你过来一下,爸有话要和你说。”
  我在明建华的对面坐下了。
  他看着我,盯我许久,才低声的和我说道:“晓黎,之前爸是怕影响到你和明诚的感情,所以隐瞒了明诚已经有过一次的婚姻。明诚第一次婚姻的妻子就是罗伟的姐姐。因为当时有特殊原因,所以明家和罗家都选择了隐瞒婚事,没有公布出来。后来明诚和罗初薇结婚后半年她就出了车祸。”
  我静静的听着,等着明建华的重点。
  他说了这么多,就是想要为接下来的话铺垫。
  “晓黎,爸之前已经和你说过了,明家和许氏一直在合作一个项目,如今你爸去世了,项目还是要继续下去的。你是学设计的,没有接触过项目,这个项目,你先让明诚接手吧。这个项目再搁置,只怕就毁掉了。”
  我蹙眉看着他,然后静静的说道:“这个项目我不知道,许氏并不是只有我爸爸一个人管理。”
  我很清楚明建华的目的。
  只要明诚一旦接替我父亲的位置,他会一步步的架空许氏。
  “但是这个项目只有你父亲知道,别人并不清楚,你爸死的突然,如今这个项目继续不下去了,我只能找你。”明建华的话已经逐渐软了下来。
  我平静的笑了笑:“爸,我父亲的股份现在在我母亲手里,您看这样吧,我回去问问我妈,现在许氏她的股份最大,她才是我爸的第一继承人,而且我素来不管公司的事,所以从来不打听,也不懂的。”
  明建华脸色一白一青,脸色难看的很,他没想到我居然直接拒绝了。
  我朝着他笑了笑,起身,和他说道:“爸,我先上楼了,您早点休息。”
  我上楼的时候明显能感觉到明明建华的目光。
  上楼后我就看到手机屏幕上有很多的未接,都是依依的。
  我立刻给她回了个电话。
  她一接通电话就直接朝着我说道:“你猜我查到了什么?”
  “什么,快说!”我催促了一声,不愿和她兜圈子。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231/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