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薄幸 > 第一章 奇怪的规矩

  我和我老公新婚当天,他就被临时派出去出差了。
  新婚当天老公不在,我心里自然不舒服,本来想找婆婆问个明白。
  结果婆婆语气温和的跟我说:派老公出差是因为之前他哥哥是因为新婚太过亢奋,突发心机梗塞去世的,她是担心老公的身体,才让公公安排他出差的。
  听到婆婆的话,我错愣了半天,硬是没法说出一句反驳的话来。
  这个理由实在滑稽、可笑的很......难道他们娶我们回家就是当摆设的,他能一辈子出差,我和老公一辈子都不同房吗?
  我心里很不舒服,但是想到自己刚嫁过来,婆媳关系不能因此闹僵了,便也没有再抱怨,但心底终究是不舒服的。
  婆婆担心我会不开心,便又拉着我解释了一番,还嘱咐我好好准备等老公回来,争取尽快为他们明家怀上孙子。
  看着她真诚热情的样子,我心底想,或许她也实在是因为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所以对这种事颇忌讳所以才会出此下策。
  从婆婆房间出来,我便和慌慌张张过来找婆婆的佣人撞了个满怀。
  她顾不上和我说话,已经匆匆的进了婆婆李晓红的房间。
  我疑惑的朝着她看了一眼。
  佣人慌乱禀报说:“夫人,阁楼上的那人闹的厉害……她刺伤了小菊……”
  李晓红匆匆的朝着后院走去了。
  佣人紧跟在身后,看着我的目光格外的诡异。
  我犹豫了下,打算跟着婆婆去一看究竟,阁楼里到底住着什么人。可我刚要跟上去,婆婆就拦住了我,神情怪异的让我先去休息。
  我拗不过她,只好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到三楼的婚房,拿了睡衣走进浴室,刚脱下衣服,突然窗户边闪过一个黑影。
  我惊恐的盯着窗外,脸色煞白,目光死死的盯着。
  “身材不错,果然是明诚喜欢的类型!”正当我死死的盯着窗外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我猛地转身看向说话的人。
  那男人长的比女人还好看,狭长的丹凤眼在我身下打量着,五官精致的毫无瑕疵,薄唇微微勾起,他此时正怀抱着双臂斜靠在门口,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对上他的目光,我立刻就反应过来了,转身想要拿衣服遮掩。此刻,我身上只穿了内衣裤,除了重要部位遮挡着了,身材一览无遗。
  我窘迫又愤怒的朝着他喊道:“你到底是谁,怎么在这里?”说着拿了刚刚放在凳子上的睡衣遮住胸口部位,想要朝着门口跑去。
  他一把拉住我,一手勾住我的脸,一手扣住我的后脑,凑近我,灼热的呼吸刷过我的唇。
  我顿时面红耳赤,咬牙朝着她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里的?我在明家从来没有见过你,你不是明家人。你识相的话赶紧走,否则我叫人了,你就走不了了!”
  他兴味的看着我,指腹轻轻的摸索着我的唇,双眸迫人,凝视了片刻,轻笑着说道:“许晓黎,我不知道该说你蠢,还是该说你天真。你见过新婚夫妻,新婚当天就去出差的吗?据我所知,明诚在新婚之夜是带着其他女人去度蜜月了,而你……”
  他的话让我微微愣了愣,随即挣扎着想要挣脱开他的手,冷声的说道:“你放手,你再不放手我喊人了!”
  他看着我咯咯的笑了,猛地俯身吻住了我的唇。
  我完全无法反应过来,瞪大了眼睛愣愣的看着他,片刻,我终于反应过来了,伸手挣扎着,不停的捶着他的后背:“你这个变态,你放开我!来人啊,来人…..”
  他此时突然放开我。
  我踉跄的往后退了好几步,惊恐的看着他,唇角还残留着他的气息。
  “明诚既然没时间洞房,那我就帮帮他。”他说着迫身再次靠近我。
  我绝望的朝着他吼着:“你别过来!”
  看着我的反应,他嘲讽的笑了笑,然后转身直接走出房间。
  看他一走出房间,我立刻穿了衣服朝着房间门口冲去。
  这一次,他居然没有阻止我。
  我一打开门,就朝着楼下大喊:“来人,有贼,快来人!”
  那男人大大咧咧的坐在我和明诚的婚床上,任凭我惊恐的朝着楼下不断的喊着。
  没多久,佣人和李晓红已经上来了。
  当他们进房间的时候,看到那男人,李晓红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怎么进来的?”
  那男人慢悠悠的起身,轻笑着说道:“我过来看看你们!我看明诚娶了新老婆,我过来看看长什么样子。”
  李晓红警惕的看着他,余光别了我一眼,压低了声音说道:“这是阿诚的婚房,你进来做什么!”
  “这可不仅仅是他的婚房,曾经也是我……”
  没等他的话说完,李晓红已经急切打断了他的话:“罗伟,我们有什么下去说!你别在这里胡闹……”
  听着他们的对话,我自然是听的出来李晓红和这个男人是认识的。
  我心底更加的狐疑了。
  结婚那天,我没有见过这个男人,显然他肯定不是明家人,但为什么他突然出现在我和明诚的婚房,李晓红却丝毫不觉得奇怪,话语之间甚至并没有太多的怒气。
  “妈,他是什么人?”我终究没忍住,疑惑的朝着李晓红问了一句。
  李晓红恍惚,迟疑了许久,低声的回了句:“我家的一个远房亲戚。”
  我还想要问,但李晓红已经转身走了,临走前,朝着身后的男人说道:“走吧,有什么事下楼说清楚!”
  那男人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在走出房间的时候,猛地凑近我说道:“想知道我是谁吗?想不想知道我和明家到底什么关系?”
  他的话说了一半就走出了房间。
  我下意识的想要跟下去,当我刚走出房间,李晓红转身朝着我说了句:“晓黎,你早点休息吧!”
  我呆呆的看着他们的背影,心底说不出的疑惑。
  后来,那男人什么时候走的我并不知道。
  等那男人走后没多久,我上床睡觉的时候,居然在被子上发现了一张名片,上面有联系方式。
  我犹豫了下,把名片收好了,愣愣的看着墙上我和明诚的结婚照出神。
  ……..
  一个月后
  明诚终于要回来了。
  一早,明家就开始忙碌了起来。
  下午的时候,我坐在大厅里等明诚。
  李晓红刚到家,佣人突然匆匆忙忙的过来禀报:“夫人,阁楼的那人自杀了!”
  听到佣人的话,李晓红的脸色骤然的变了,猛的起身,匆匆忙忙的朝着阁楼走去。
  我疑惑的看着他们,然后准备跟着一起过去。
  前几天,我也听到佣人过来禀报说阁楼有状况。
  那里到底住着什么人?
  明家似乎有很多外人不能知道的秘密,也好像有很多我不能知道的秘密。
  李晓红似想起了什么,转身朝着我解释了一句:“阁楼是明家以前的佣人,你还在新婚,不要过去了,煞气!”
  听到婆婆的话,我心头疑惑却没敢再说什么。
  看着李晓红急切的背影,我心头的疑惑被无形的扩散。
  只是佣人能一次次的惊动李晓红?
  看着一屋子的佣人忙忙碌碌的,我被晾在客厅,拉住一个佣人低声问了句:“阁楼上住的是什么人?”
  佣人目光闪躲的回避着,片刻低声的说了句:“我是新来的,我也不知道。对不起,少夫人,我要拿毛巾上去。您有事问夫人和老爷吧,我只是个下人。”
  说着就挣脱了我的手匆匆的上去了。
  李晓红上阁楼没多久,两个医生也匆匆的上去了。
  阁楼经过一阵喧闹之后,终于安静了下来,李晓红这才下来。
  此时,佣人笑着进门:“少爷回来了!”
  我听到明诚回来了,有些激动的朝着门口看去。
  看到明诚拖着行李,痴痴的看着他。
  看到我,明诚浅浅的笑着,走近我,凑在我耳边暧昧的说道:“晓黎,我回来了,想我吗?”
  温润的笑容能软化人心。
  此时,我蓦的想起那个陌生男人的话,心莫名的一窒。
  “我很想你!”
  “……”
  晚上吃饭,就他们三人,明建华打电话回来说有应酬,就不回家吃饭了。
  我心底还在想着那天那个出现浴室的男人,一顿饭显得心不在焉。
  明诚是能看出我的异样的,柔声的问了句:“晓黎,是不是晚上的饭菜不和你的胃口。”
  我这才回过神来,朝着明诚笑着摇了摇头:“没有,我本身就吃的不多。”
  接下来一顿饭,我也没再多说什么。
  等吃完晚饭,我和明诚准备上楼的时候,李晓红突然开口喊了一声:“晓黎,诚,你先不要上去,我有话要和你们说。”
  我温顺的点了点头。
  客厅里,三人围坐在一起。
  李晓红脸色慎重看了我一眼,犹豫了下,然后开口说道:“晓黎,有些话妈一定要提前和你说,阿诚从小身体就不好,而且他哥哥死的有奇特,你们现在是新婚。我也年轻过,所以年轻人的想法我是能明白的。所以,为了阿诚的身体。你和阿诚是不是需要分房睡,一个月三天同房,其他时间最好分开住。我真的不想在看到阿诚哥哥那样的悲剧发生。”
  听到李晓红的话,我猛的抬头朝着她看去。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李晓红。
  一个月三天同房?
  “妈……我们会注意的!但是……”我匪夷所思的看着婆婆。
  “晓黎,妈是过来人,也是从你们那个阶段过来的,两个人睡在一起,让你们什么都不做的确是为难你们了。所以妈才希望你们分房睡。”
  我尴尬的听着,错愣的朝着诚看去。
  明诚显然也是很震惊,错愣的看着自己的母亲。
  “妈,你的意思是我们俩一个月只有三天能同房,其他时候必须要分开睡?”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231/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