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都市言情 > 神医磁皇 > 第0005章 多方惊动
    “亏大了,老子亏大了……”
  
      秦锋脚步蹒跚地地离开了车祸现场,全身虚脱得厉害,一脸苦笑地嘀咕着。
  
      这一次莫明其妙地被那位母亲的护崽行为所感动,就动用了刚刚凝聚成形的本命磁极救人,让全身精气神亏损到了极点。
  
      要补回这次的身体亏空,至少得三个月或者花大价钱购买一些补药才能补回来。
  
      同时,这次的驾考科目三也是彻底被延误,让他又得花时间申请补考。这才让他郁闷到了极点。
  
      与驾考教练解释清楚之后,秦锋也不再赶去第一驾考中心,在旁边的商店买了一瓶水,换了一些零钱,才选了一辆公交直接返回学校。
  
      ……
  
      中南三雅医学院三院的住宿条件要好过一院、二院。宿舍是四人间,上床下桌,独立卫浴,标准格局。和大一时的南校宿舍格局差不多。
  
      此时正值暑假,偌大的宿舍里,此刻却只住了两个人。
  
      一个正是秦锋,因为要考驾驶证,暑假没有回家。
  
      另一个为白猛,真正的东山省大胖纸,身高1.88米,体重过2oo斤。为人内向却闷骚,与秦锋关系极好。甚至还是起创中文网的扑街作家。最大的志向,成为白金大神,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因为小说要上架,而且暑假有大把的时间,白猛也没有回家。
  
      一进门,秦锋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馊味。嗯,似乎还有些许的汗臭味。
  
      靠着窗台的书桌前,一个级大胖纸正聚精会神地对着电脑疯狂地敲打着键盘。
  
      房间的一个角落,摆放着好几个空的泡面盒。有袋装的、也有一两个桶装的。
  
      白猛的年纪并不大,只有二十岁,不过胖纸往往颇为显老。而且白猛兼职网络作家,一向不修边幅。头已经快披到肩头了,胡须渣滓也长有半寸长了。这让他看起来犹如是三十几岁的大叔。
  
      身上的一件肥大的白色T恤硬是被穿出了黄色T恤,其衣服胸口位置也有大片大片的黑色霉点,这是出大汗洗澡后没有及时清洗衣服才导致的。
  
      “我去,阿猛,你丫的真够拼的啊,为了更新,你似乎都成宅神了。”泰锋嫌弃地抿了抿鼻子,连忙动手把房间内的垃圾收拾了一下。
  
      虽然从修真界重生地球,不过,秦锋也找到了有关白猛的记忆。于是,很自然地与之打了个招呼。
  
      听到秦锋的话,白猛头也不抬,边码字,边道:
  
      “疯子,正所谓‘不疯魔,不成活。’,像我这样的扑街写手没有天赋,只有时间,那便只得拿更新来拼。只要熬了过去,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所以,现在辛苦一点、劳累一点没关系。等我功成名就,会有大把的票子、大把的美女……兄弟,到时猛哥罩你……”
  
      “I服了you!”
  
      对着白猛竖起了一个大拇指,秦锋摇了摇头,“你罩着我?那就不必了。兄弟我也奉劝你一句:更新要紧,可身体更要紧。没有个好身体,票子与美女到最后也都会自动扑向别人的怀抱……”
  
      “我去,疯子,你丫的可不要咒我。”
  
      写作的思路被打断,白猛也是转过头,站起身在饮水机处倒了一大杯水灌下,然后看向秦锋,不由竖了一个中指,突然问道:“对了,你的科目三考过了?”
  
      “没有过!”秦锋苦笑着摇了摇头,“因为意外,错过了这场考试。教练让我下星期去补考……不说了,今天好累,我先睡一觉,你忙你的吧……”
  
      也没等白猛回答,秦锋拖着疲惫之躯直接倒在自己的床上躺了下来。
  
      他不是睡眠不足,而是精气神严重亏损。
  
      这时候白猛才现秦锋有些不对劲,顿时八卦起来:“我去,疯子,看你精疲力尽、眼窝深陷、双腿打摆子,你小子昨夜难道是大保健去了?”
  
      大保健?
  
      秦锋先是一怔,好一会儿才弄明白这就是地球传说中的特殊服务呢。
  
      “丫的,别打扰兄弟睡觉。你以为驾校宿舍很容易入睡么?蚊子多、蟑螂多、老鼠多……而且半夜时分宿舍旁边的一个变压器坏了,导致停电……我去,现在可是三伏天啊……”秦锋有气无力地瞪了白猛一眼,对他挥了挥手:“别说了,兄弟真的好困,千万不要叫我,我要睡到晚上才能补回来……”
  
      身为修真界最无良的磁修,说谎脸不红、气不喘可是他的拿手好戏。
  
      当然,他说的大部分情况都是真实的。只是不想让白猛知道自己刚刚为了救人才被弄得快虚脱的,便隐瞒了一小部分信息。
  
      “嘎嘎,你丫的是自己找罪受。暑假学什么车?胖子我早就料到了这一点……”白猛得意地一笑,他也看出秦锋是真的累了,不由道,“看来你真的累了,那我就不打扰了。哈哈……这事有趣,可以编一下情节写进本大大的书里……”
  
      现秦锋已闭上双眼,白猛把脚步放轻,走回自己的电脑桌前不再打字,而是上网看起了书,顺便思索一下情节。
  
      “这小子,不错!”
  
      秦锋双眼睁了一下,又平静地闭下,彻底地放松自己的精神,进入了深度睡眠。
  
      **************
  
      “奇迹!这是生命的奇迹!太了不起了,这……这位女士伤势之重,应该绝对无法坚持赶到医院。可是现在,她居然一点危险都没有了。这……这真是人类能办到的么?”
  
      三雅医院的重症手术室,一个年约五十的医师正一脸震惊地看着手术台上的一位伤者,嘴里不停地惊叫。
  
      旁边,好几位医师也同样一脸惊容。
  
      如果不是看到活生生的例子,他们实在是无法相信,这个世界居然有人不动用任何手术,就可以轻松把伤者体内的所有碎玻璃取出来。不敢相信伤者的大动脉破了,还能止血。更不敢相信这个女子受伤的脾脏也能不经过手术而修复。
  
      正因为医术不错,才更知道受伤女子当时的情况是多么的危险。
  
      可现在,这位女士顶多也就只需缝合一下外部伤口!
  
      这是何等惊人的生命奇迹!
  
      也无怪能让三雅医院的郑一刀郑主任如此震惊了。
  
      “有没有问清楚?到底是谁出的手?这人太厉害了!我真想不出他到底是怎么办到的。”郑天行一脸震动地看着自己的助手。
  
      身为三雅三院最强的外科主刀医生,郑天行非常清楚要医好眼前这位病人几乎完全不可能。
  
      这人后背、颈部、头部都有大量碎玻璃刺入。甚至最致命的一道伤口有十几厘米长,而且切断了一条动脉,单单是止血就困难无比。
  
      一般情况下,这人应该还没有送入医院就已经大出血死亡了。
  
      而现在,这人身体各项指标也就略低于常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生命危险了。
  
      能轻松而快地治好这样的病人,设身处地想一下,别说他郑天行办不到,只怕这世界上最顶级的外科医生都办不到。
  
      然而,偏偏出现了这样的事实。这如何让郑天行不震惊?
  
      助手苦笑了一下,解释道:“主任,听热心路人解释,在车祸出现的当时,有一位年轻人出手救治过。不过这人并没有使用任何工具,只凭一双手办到的……”
  
      助手刚一说到这里,郑天行顿时大叫:“什么?不可能,这种情况就算是何老神医来了,只怕也无法在短时间办到——”
  
      “主任,那出车祸的地方是一个十字路口,应该会被监控录像了。要不您托关系问一下警方,看一看当时的录像?”助手连忙出主意。
  
      这位助手也是深知郑天行的人脉的。
  
      郑天行不但是三雅三院最好的主刀医生,同时,也是在全国都能排得上号的外科医生。行医几十年,救死扶伤。结交的贵人可不少。而且他本人理是出身于豪门大家。
  
      “好主意!”郑天行双眼一亮,连忙脱下手套,对助手道:“小李,把我的手机给我。”
  
      ……
  
      “柳老,您查清楚这一起车祸的真相没有?是意外?还是有人故意谋杀光雅与芷儿?”
  
      重症手术室外,一个三十岁左右的英俊男子冷冷地对着自己身边的一老者询问着。只不过,他的声音极度压抑,似乎有一座活火山在他体内震颤。
  
      妻子重伤,女儿惊得晕厥。
  
      这让宋宗林快要压不住自己的雷霆怒火。
  
      身为星城地产、餐饮界的大亨,又是京城宋家的三公子。宋宗林一向温文尔雅,可是这一次妻儿出车祸,几乎让他紧张、担心得快要狂。
  
      妻子生死难料,女儿虽然被妻子以身体保护,并没有出事,但是明显受到了严重的惊吓。到现在还没有醒来,相反似乎在睡梦中都在恐惧、抖。
  
      这一刻,他对妻子女儿担心到了极点,同样,对于肇事者恨得要死。
  
      “三少,现在情况还不明。我已与公安局的蒋局联系过,他已经在取证监控录像了。”柳老解释了一句,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连忙道:“对了,三少奶奶应该渡过了危险期。她之前似乎被路过的一个内家医术高人救治过,而且我能感觉到三少奶奶身上的生机并不弱,所以三少,你也不要太担心。”
  
      宋仲林的担心稍稍削弱了不少,对于柳老的眼力与感知力他还是有点信服的。毕竟,这位柳老可不简单。
  
      而且他之前也见过几个帮他妻子送来医院的热心路人,从这些激动的热心人的嘴里也知道了一些事情。
  
      甚至,这些热心路人还大方地安慰他,保证他的妻子不会有事!
  
      想起这些,宋仲林心中的怒火再次消散了不少。
  
      “如果光雅真的没事,那个人可就是我宋宗林一家的救命恩人。柳老,您再查查这位恩人的信息,我宋仲林绝不能有恩不报……”宋仲林也是一个有仇必报,有恩必还的男儿。
  
      “三少,我已经在查了,相信马上就会有消息。”柳老连忙回应道。
  
      从传承多年的豪门出来,柳老办事一向滴水不漏。在得知情况的第一时间就已经做了不少事情。
  
      ……
  
      “该死!那……那个狗杂种怎么没死?”
  
      从头到尾看到秦锋出现在车祸现场并救人,一个双眼阴鸷的汉子也是满脸阴沉与恐惧。
  
      秦锋没死,那就算他的任务没有完成。
  
      这让他如何不震惊?
  
      一旦被大少知道这事,他绝对会被“人间蒸”的。
  
      偏偏他还被要求不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出手再行刺杀秦锋。
  
      “混蛋,你怎么可能不死?昨夜我可是确认过了啊……”
  
      这人又惊又怒,因为恐惧,全身都在微微颤抖。
  
      “不行!绝对不能让这杂种再活过明天……”
  
      ps:ps:感谢诸位七世狂人与狂人粉的捧场支持,感谢demon军哥、进松、出易、1oah、拼搏的小磊、恒仔r、玖源、dear懂我几意、步南南等几位兄弟的打赏支持。顺便打滚求收藏、推荐票、会员点击!!!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20/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