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大官人 > 外一篇——南洋的风

  当风平浪静时,无垠无际的南洋,就像碧绿的翡翠一样迷人。云层如棉絮一般,挂在蔚蓝的天空中,在海面上投下一片片微小的阴影。一大群海鸟从云层中冲出,待辨明了方向,便欢快的朝海面俯冲而下。
  通常,这样远离海岸线两三千里的地方,是看不到海鸟的,尤其是在这没有凛冬的南洋,鸟儿更不会冒着力竭的危险飞临大洋深处。但这些海鸟足有成百上千只,而且飞的如此欢快轻盈,没有任何疲倦。
  这时,一支庞大的舰队,也从云层的阴影中驶出。足足有两百余艘不同用途不同大小的远洋海船,组成一个方圆十几里的超级编队,航行在这远离大陆两千多里的海洋深处。
  海鸟成群结队跟着这支庞大的舰队,一路从南京出发,经过泉州、广州、交趾,又一路向西,已经快两个月了。当它们落在那些海船上,会得到水手们热情的招待。远洋的水手把它们看成吉祥的象征,据说有海鸟跟随的船队,不会遭遇海神的怒火。
  在舰队中央,那艘长达百丈的旗舰上,一名身材高大,有着古铜色皮肤,没有胡须的中年人,将一把小米洒在甲板上,微笑看着那些飞来争食的小精灵。直到此刻,他才彻底相信,自己过去几个月的经历,不是一场随时会醒过来的美梦。
  一名白发苍苍,同样没有胡须的鹰面老者,站在中年人身后不远处,目光不善的看着那些海鸟,似乎在盘算,要不要抓两只清炖或红烧,安慰一下被海鱼和干粮彻底败坏的胃口。
  “只是抓两只的话,不会触怒海神吧。”不过江湖越老胆子越小,他面对喜怒莫测的大海,还是保持着几分畏惧。
  “最好不要。”一个俊美如女子的年轻僧人,不知何时出现在老者身边,摇头笑道:“据说海鸟是妈祖娘娘的使者。”
  “哼。”老者闻言不悦道:“韦无缺,你什么时候成了善男信女?”
  “小僧已经皈依好几年了,还请称呼小僧法号如花。”那年轻僧人居然是在永乐朝翻云覆雨的韦无缺,如今他白衣依旧,样貌也没有改变,但眉宇间的戾气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祥和从容,他笑着看看那老者道:“倒是赵公公,如今还放不下吗?”
  “哼哼……”这位赵公公,竟然是当年的东厂提督,永乐朝的第一大太监赵赢,当年赵王败落,他便不知所踪。朝廷一直追捕,却始终没有他的下落。赵赢闻言冷笑道:“当了这么多年丧家之犬,咱家可没你那么洒脱。”
  “不洒脱又如何,”曾经的韦无缺,如今的如花和尚微微笑道:“如今德王殿下泽被海内,万民称颂,身边高手如云,能人辈出,哪怕武功盖世如公公,还能报得了仇不成?”
  “哼!”赵赢被堵得一顿脚,但还是泄气道:“咱家确实报不了仇,不然干嘛搭郑和的船,远遁海外,去开一片天地!”
  “德王殿下实在是胸怀广阔,小僧万万没想到,他居然还会让郑公公带领船队出海。”如花和尚满脸钦佩之色,要说这天下谁最服气王贤,他绝对算一个。那是一次次铩羽而归换来的啊。
  “咱家更意外的是,郑和居然答应了。”赵赢看一眼身前的中年人道:“咱家以为他这种一根筋的家伙,会忠臣不事二主呢。”
  “郑公公已经尽忠了。”韦无缺也看向那中年人道:“想必,也像贫僧一样,彻底拜服在德王殿下面前了吧。”几年前,韦无缺就率领明教向王贤自首,并在庆寿寺落发为僧,还得王贤亲赐法号如花,据说是取‘如来拈花,迦叶微笑’之意。韦无缺对此十分骄傲,自此便彻底抛弃了过往种种,成了一心向佛的如花和尚。
  但他这和尚还是脱不了邪门,竟公然宣称自己心中的佛祖乃是德王殿下,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到处宣扬王贤的大恩大德,弄得王贤很不好意思。这次募集人手出海,便将他踢到船队中,让他担任随船的僧侣,得个眼不见为净。
  “其实,他并没有要求我臣服……”那中年人自然就是郑和,闻言他拍了拍手上的米粒,望着烟波浩淼的大海,轻声说道:“本来,我以为,自己会被囚禁终生,因为我根本没打算,向他俯首称臣。”
  “难不成,是他求着你出海不成?”赵赢难以置信的看着郑和。
  “虽然这样说有些过分,但实事确实如此。”郑和叹了口气,思绪回到了半年前。
  。
  半年前,郑和已经被关押了六个年头了。
  他是在西苑的密道中,和永乐皇帝一起被迷烟熏晕的。等他醒来时,已经被五花大绑,关在了一处地牢中。除此之外倒也没遭什么虐待。这一关就是半年,半年后,他又被装进密不透风的囚车,本以为自己要被处决了,谁知囚车一走就是半个月,等他从囚车下来,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山东。
  然后,又是一段漫长的羁押,但这次条件要好很多,他被关在一座宅院中,还有几个军士伺候。他甚至可以通过那些军士,了解外界的情形,才知道永乐皇帝已经被赵王所弑,太子殿下在山东起兵平乱,很快便攻下了京城。
  如今坐在龙椅上的乃是朱高炽,而非永乐皇帝指定的继承人朱瞻基,至于永乐皇帝必杀的王贤,也荣升为世袭罔替的镇国公,自己如今就被软禁在他的地盘上。
  郑和虽然对内里的情由一无所知,但也能猜到,这一切王贤在捣鬼,至少先帝之死,他绝对逃不了干系。郑和虽然很想为先帝报仇,可事到如今,徒之奈何?
  让郑和没想到的是,这时王贤居然急流勇退回了山东,而且很快就和他见了面。
  会面的气氛丝毫谈不上和谐,若非王贤身边有高手护卫,郑和拼上命也会和他同归于尽。王贤并没有为自己的行为多做辩解。当然,以双方今时今日地位之悬殊,对方也确实没有辩解的必要。
  王贤毫不讳言,他那些大逆不道的举动,终究瞒不过天下人,在朝中肯定要成为众矢之的,不如回山东躲躲风头。
  郑和本以为,这不过是一次胜利者对阶下囚的炫耀,只冷冷听着他在那里夸夸其谈。直到王贤问了他一个问题——你还想出海吗?
  饶是郑和已心如死灰,还是一下就瞪起了眼睛。他怎么能不想出海呢?那让他魂牵梦萦的大海啊,那让他热血澎湃的远航啊,是他的一生所爱。只有在波澜壮阔的大海上,他才会忘记身体的残缺,才会找回真正的自己,才会真真切切感受到,自己还活着……
  但他眼里的光芒一闪即逝,且不说自己情感上能不能接受,这个先帝仇人的邀请。单说朱高炽和他倚重的那班文臣,多年来就一直旗帜鲜明反对下西洋,认为这是空耗国帑民力的亡国之举。如今,朱高炽已经当了皇上,那班文臣也把持了朝政,怎么可能再让他出海呢?
  “听说,当今圣上的登基诏上,已经言明不再下西洋了。”郑和稳下心神,冷冷说道。
  “事在人为嘛。”王贤却语气坚定道:“华夏的未来在海上,如果我们就此闭关锁国,一定会落后挨打的。”
  “哦?”郑和被王贤的论断震惊了。哪怕是他这样的航海家,依然没法将航海的意义,提高到攸关国运的程度。
  王贤却坚信自己的判断,沉声道:“国策并非一成不变,大明的舰队终究会再次扬帆远航,只要你愿意,舰队的总督就依然是你。”
  “等到真能出海那一天再说吧……”郑和根本没法一口回绝,只能模棱两可说道。
  王贤似乎很满意他的答复,之后的日子里,时不时便会过来,与郑和长谈,话题总是围绕着航海展开。郑和依然深恨着王贤,但并不拒绝对他讲述,自己数次下西洋时的所见所闻,以及那些在航海中产生的匪夷所思的猜想。
  让郑和震惊不已的是,王贤居然有丰富的航海知识,天文地理方面更是远胜自己。比如,王贤告诉他,正如他所猜测的,大地是个球形。所以船离岸后,先是船身逐渐消失在波浪中,只剩下桅帆,继而桅帆渐渐消失。
  虽然王贤的说法可以解释他长久以来的疑惑,但郑和还是难以相信,人类所生存的大地,居然会是一个鸡蛋样的星球。王贤也不多作解释,只是微笑说道:“做一次环球远航吧,如果你一直向西航行,最终又回到起点,就是最好的证明了!”
  郑和又一次被王贤挑动的热血沸腾。
  这种情况已经不知多少次了。比如王贤说,自己到过的红海,并非海洋的尽头,沿着非洲大陆一直南下到非洲大陆的尽头,然后一路北上,就会到达传说中的欧罗巴。若是从中国往东航行,就会抵达面积远超大明疆土的一片大陆……
  每次和王贤聊完,郑和就抑制不住想要立即出海的冲动,这冲动是那样持久而猛烈,渐渐的连那刻骨的仇恨,都被它冲刷的越来越模糊……
  郑和不知多少次扪心自问,如果王贤真能重新发动远航,自己会不会答应出海?每次的答案都是一样的……会。
  但让郑和失望的是,突然有一天,王贤回京了,这一去就是四年,后来传来的消息更是让他沮丧不已。王贤居然和朝廷开战了,而且把朝廷打的一败涂地。虽然他后来抬出了建文帝,但是司马昭之心,已是路人皆知。
  半年前,郑和终于被锦衣卫送到了天津,在大沽口他看到了一支比自己原先的舰队,还要庞大一倍的远航船队。已经成为德王的王贤,邀请他一起参观这支舰队,然后就在这片甲板上,对他笑道:“孤答应你的事已经做到,到了你来回答孤的时候了。”
  郑和目光无比复杂的看着王贤,心中激烈的天人交战着。
  王贤扶着栏杆静静凝望着海面,好一会儿轻声说道:“我听到南洋的风在呼唤,呼唤着大明的舰队……”说着王贤转过头,看着郑和道:“呼唤着世界上最伟大的航海家。”
  郑和的呼吸明显急速起来,如果对方不是犯上作乱的奸贼该多好,那将是他最好的主上和知己。
  士为知己者死,可是忠臣不事二主啊!
  “我希望你能再次出航。”王贤并不恼火,只是柔声说道:“你知道,这不是为了我自己,是为了大明,为了整个华夏。未来五百年,大明能不能继续领先,就看能不能征服遥远的海洋了。”
  说完之后,王贤便离去了,临走前留下了舰队的都督帅印,又吩咐左右,如果郑和不答应,就还他自由。
  甲板上只剩下郑和一人,他凭栏远眺着一望无际的海面,随着波涛的荡漾,一颗心渐渐热血澎湃起来,眼泪不知不觉盈满了眼眶……
  。
  南洋的风突然刮起,吹的风帆猎猎作响,郑和回过神来,目光终于不再迷离,对他的部下高声喝道:“全速航行!”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11/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