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大官人 > 第二十一章 智取

  “多谢老父母宽宏。”何常也松了口气。
  “我们一桩一桩的来,”魏知县便道:“先说教唆。”
  一旁的司马师爷便道:“按照《大明律》,教唆逼人犯罪者,作为主谋,当坐首罪。在本案里,赵家以诬告反坐罪加两等,应判斩刑,根据前年户部颁布的‘纳米赎罪条例’,纳米一百一十石可免死罪,改五年徒刑。”其实何止是粮长,从洪武二十六年以后,任何人只要不是‘真犯死罪’,都可以纳米赎罪。如今钞法日坏,朝廷自然不傻,收米不收钞。
  “那五年徒刑要是也免了呢?”
  “四十石。”
  “好。”何常心说,我一条命还不算太贵。
  “又,赎罪米须输往北京行在,你是打算自己运去,还是由朝廷代运?”
  何常心说,那不废话么:“由朝廷代运。”
  “那么还要付一倍的运费,统共三百石。”司马师爷说着自己都暗叹,黑,真黑,永乐爷真是穷疯了。
  “这么多……”何常倒吸口冷气。
  “这是朝廷的规定。”司马师爷板着脸道,“交不交你看着办。”
  “交、交。”何常一脸肉痛道,却见魏知县在那喜不自禁,不禁暗骂,不知得有多少,进了这厮的私囊!
  他还真猜对了,按照规定,地方官府可以留三成充作经费。
  “再说诱拐窝藏妇女。按《大明律》,凡设方略,而诱取良人,不分已卖未卖,皆杖一百,流三千里。”李观道:“按‘纳米赎罪条例’,可纳米八十石免死罪,改四年徒刑。”
  “免徒刑又要多少石?”
  “三十石。”司马师爷道:“你懂得……也就是二百二十石。”顿一下道:“再就是,你派人谋杀王贤未遂……”
  “直接报个数吧。”何常是虱子多了不咬,已经麻木了。
  “按《大明律》,凡谋杀人,若伤而不死,造意者绞。跟斩刑的赎罪标准是一样的。”司马师爷道:“也就是三百石。”
  ‘一共是八百二十石……’何常心里暗暗合计,差不多就是我打算行贿胡不留的金银。便装作肉痛道:“我交了这八百二十石,就可以回家了吧?”
  司马师爷看看堂上的县太爷,见魏知县喉咙发痒,咳嗽不停,才恍然道:“还有最后一个。”
  “还有?”何常对这俩贪官污吏恨极了,自己就算浑身是铁,也都得被他们打成钉!
  “是你的管家何福,长工赵柱等人供述的,你杀人沉尸一案。”司马师爷翻一下卷宗道:“你承认么?”
  “他们污蔑我,我没杀什么人。”何常虽然已经放松了警惕,却仍下意识道。
  “那你两年前买来的小妾去了哪里?”
  “跑掉了……”
  何常话音未落,便听‘啪’地一声,魏知县一拍惊堂木,呵斥道:“姓何的,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以为这堂上三木是摆设么?”
  ‘威武……’皂隶们便一齐用水火棍捶着地面。
  “何员外,这几人是单独审讯,口供却完全一致,凭此便可以定你的杀人罪了。”司马师爷劝道:“横竖已经认下那么多罪名,还差这一份么,不就是多出一份钱?”
  何常心说果然是敲诈……想一想,便试探问道:“这个罪很重么?”
  “不重,不过是杀了个小妾。”司马师爷笑道:“按照《大明律》,只是充军而已,若是罚米,不过两百石,以员外的万贯家财,还差这两百石米了?”
  “……”何常默然不语良久,还是小声道:“我真没杀人……”
  “还敢嘴硬!”魏知县气坏了,从签筒抽出一把火签,洒在地上道:“杖责八十,给我狠狠的打!”
  便有四个皂隶立刻动了,先是两根水火棍,从何常的腋下穿过去架起了他的上身,将他拖离了杌子,接着后两根分别朝他的后腿弯处击去。
  何常先是跪了下去,随着前两根架着他的水火棍往后一抽,整个身子便趴在了坚硬的砖地上。四个皂隶的四只脚分别踩在他的两只手背和两个脚踝上,何常呈大字形被紧紧地踩住了!
  紧接着便听两个皂隶‘嘿’地深吸口气,抡圆了水火棍,就要打下去!
  “别打,我说,我说!”既然知道可以纳米抵罪,何常的抵抗意志十分薄弱,还没打就撕心裂肺的叫起来。
  “还不从实招来,否则让你尝遍这堂上的刑具!”魏知县一拍惊堂木,沉声喝道。
  “唉,我先问一句,这罪肯定可以免死吧?”何常犹不放心的问道。
  “当然,不过一小妾尔。”司马师爷很肯定道:“比别的罪名还轻。”
  何常又看向魏知县道:“县太爷起个誓,保证我不死,不然打死我也不说。”
  “你!”魏知县怒发冲冠道:“你敢要挟本官?!”
  司马求忙劝道:“堂尊就发个誓呗,横竖我们又没骗他。”说着给魏知县递个眼色。
  魏知县这才勉强发誓道:“打死小妾罪不至死,如有欺瞒,天诛地灭。”
  何常这才彻底放了心,将自己如何打死小妾,如何沉尸,又将凶器和血衣埋藏在何处,竹筒倒豆子讲出来。
  一旁的司马师爷奋笔疾书,将他的口供录完,看了一遍再无纰漏,便让何常签字画押,然后奉给知县大人。
  魏知县结果那份口供,仔细看了一遍,确认无误,然后拍案道:“退堂!”
  见衙役又来押自己,何常抗议道:“老父母,在下已经招供,又答应纳米,为何还不让我回家?”
  “纳米一事,得上报刑部批准,所以何员外还得等上月余。”魏知县皮笑肉不笑道:“只能委屈员外,先在牢里待上一段时间了。”
  “啊……”何常登时懵了。
  “带走!”魏知县一挥大袖,像赶苍蝇似的,命人将这恶棍带回牢里。
  “唉……”何常无奈叹气,还是没免了这段牢狱之灾。
  。
  回到签押房,魏知县摘下官帽,哈哈大笑道:“好一个‘偷天换日’,姓何的死到临头还不自知!”
  司马师爷捻须笑道:“是啊,他以为只是殴死小妾那么简单。却忘了这小妾是怎么来的!”
  原来,据何福和柱子交代,那菱花是何常从拐子手里,买来的良家女孩,性情十分刚烈,虽然被他糟蹋,但一直抵死反抗,才会被何常活活打死!
  这就不是打死小妾那么简单了!而是略买良家、强暴杀人了,十足十的真犯死罪!
  而魏知县和司马师爷,根据王贤的定计,先充分麻痹何常,然后故意不提菱花的来路,单以打死小妾诱供,让何常以为罪不至死可纳米抵,而将罪行全盘招供,待其签字画押,杀人的罪名便坐实了。
  这时候,何常的生死,已经不在他自己掌握中,而是由菱花的身份决定!
  只要官府调查出,菱花确系被诱拐的良家,不需要何常再招供,他强暴杀人的罪名,便彻底坐实!
  而菱花的身份并不难调查,因为《大明律》规定,买妾的前提是自愿,而且必须在官府登记,否则便是非法。
  魏知县早让户房去查,压根没有张家的买妾记录,仅此一条便足矣!
  这也说明了,为何那女尸死去两年,都没人认领。因为她根本不是本地人!
  至此,此案才算彻底查清,再无遗漏。最让魏知县满意的是,没有对何常用刑,也没把他逼到,说出自己是锦衣卫的程度……这会儿何员外还在大牢里,做着待一段时间就回家的美梦呢!
  这样,把案子往上一交,就算上面吵翻了天,也跟他这个七品芝麻官没关系了。至少魏知县已经做到问心无愧……
  他亲自和司马师爷,在签押房忙活了个通宵,终于将全部卷宗整理完毕。然后稍事盥洗更衣,直奔省城杭州!
  之所以马不停蹄,也是为了赶紧甩掉这烫手的山芋……
  富阳距离杭州不过六十里,又是顺流而下,乘船一个时辰即到。
  进了杭州城,魏知县先去了知府衙门……以他的意思,是直接去找‘冷面铁寒’的,但司马师爷说,千万别,你敢无视自己的上司,日后等着挨整吧。
  其实杭州知府虞谦是个温厚长者,听了魏知县的汇报深感震惊,又仔细看了卷宗,良久方掩卷叹道:“千古奇冤,千古奇冤啊!”说着起身拱手道:“文渊神目如电,能平此等冤狱,实乃本府之幸、百姓之福啊!请受我一拜!”
  魏知县赶紧扶住知府大人,手足无措道:“属下也是机缘巧合,加上有能吏相助……”
  “快去向臬台大人汇报吧!”虞知府紧紧握着他的手道:“何观察要是问起来,就说是我的意思!”
  “多谢府尊回护。”魏知县感激不尽,深施一礼,离开知府衙门,直奔不远处的按察使司衙门。
  周臬台恰巧在与何观察议事,听说是富阳知县前来,而且是找臬台汇报的,何观察登时脸色就难看起来。
  周新见状笑道:“那就一起看看,这个不懂事的知县,到底要说什么!”
  =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11/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