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大官人 > 第三章 猛回头

  之所以侯氏一说要分家,自个气焰马上弱三分,是因为这个年代有法律,父母健在不得分家析产!不然子女要坐牢的!每个月官府都会在申明亭前宣讲这个,三岁孩子也知道。
  所以侯氏才会那么‘大方’的说,自己不要王家任何东西;又刻意不说分家,而是用‘分开过’代替,其实是在掩耳盗铃!
  不过这种事都是民不告官不究的。过不到一块的兄弟多了,分开过的有的是,也不是各个都没爹娘。只要不打分家官司,官府是不会管的,除非有人想整你。
  侯氏想要得逞且不留后患,就必须征得婆婆的同意,让她出个‘分居不分家’的证明,才敢破墙而出。
  所有人都望向老娘,只见她抽出握得发白的手,拢了拢额前的头发,也不急也不燥,平静的望向王贵。
  看了看儿子,她又望侯家人道:“我也早跟这又馋又懒、心黑恶毒的婆娘过够了……”侯家人刚要发飙,却听她话锋一转道:“你们不就是要分居不分家文书么?只要王贵答应,我出!”
  侯家人登时大喜,转向王贵,齐声催促到:“愣着干什么,答应啊!”以他们的经验看,王贵这种一辈子不敢说不的软蛋,那是决计不敢反对的。
  “别……”王贵可怜兮兮的央求侯氏道,“小二还病着,妹妹还小,老娘身体又不好,哪能撑得起来?咱们这时候分开过,是要被戳脊梁骨的。”
  “你不用操心。”老娘冷笑道,“那么难的日子老娘都熬过来了,没了王屠户,还吃不了带毛的猪?!”
  “娘……”二十几年的母子,王贵焉能听不出老娘这是反话,愈加不敢松口了。
  “娘都这么说了,你还犹豫什么?”侯氏也顾不上装死,从床上一跃而起,顶着个纺锤脑袋道:“你倾家荡产,给小二治了半年,现在他终于醒了,你这个当哥哥的,已经够份儿了!街坊四邻谁能说你什么?”她晓之以情后又动之以利道,“王贵,你不是做梦都想当东家么?分开过后,我的嫁妆都拿出来,给你开个造纸作坊,也让你尝尝当东家的滋味!”
  “嗯,住得地方你也别担心。”大舅子焉能不知道妹妹的心思,便顺着她道:“我在县城那套两进的宅子空着呢,今天你们就可以搬过去!里面还有个老妈子,到时候吃饭穿衣都有人伺候,不比你现在当牛做马强一万倍?!”
  “家里老爷子最疼你媳妇,只要你答应搬过去,你家欠我家的钱,肯定就一笔勾销了。”小舅子也道:“不信我可以给你立字据!”
  钱又不是他借出去的,他写的字据有个屁用?这些鬼都不信的空话,也只有王贵这种夯货会信……侯家兄妹如是想道。
  果然,王贵在听到第三点后,脸上现出浓重的挣扎之色,紧紧咬着嘴唇,不知该说什么好。
  “王贵,你要是不答应,我就去告官!”侯氏知道这货最不会的便是拿主意,不使出杀手锏不行,便吓唬他道:“刚才我哥的话你也听到了,我可带着伤,要是去告官的话,你就得被官府抓起来!”
  王贵一下如遭雷击,老娘勃然变色,霍得站起来,戟指着侯氏道:“好啊,老娘奉陪!把你这些年干的丑事,全给你抖搂出来,让你顶风臭十里!”
  婆婆一发威,侯氏吓得直缩脖子,但已经到了这份上,岂能前功尽弃?她吃力的转过头去,不看老娘只看王贵道,“不信你试试!”
  王贵还是紧咬着嘴唇,一脸便秘状,还是一言不发。
  “王贵,别磨蹭了,赶紧答话。”侯家兄弟不耐烦的催促起来,他们晚上还要去吃酒呢,哪有时间在这里耗?小舅子烦躁的抬起头,看见小银铃在门外张望,脱口骂道:“看什么看,滚回屋去!”
  银铃毕竟还是小了,吓得一哆嗦。
  小舅子回过头,刚要再训王贵几句,就听一声响过他十倍的吼声:“你住口!”
  这一声吼,把所有人都震呆了,顿了一下,都望向王贵王大郎!
  这一声吼,竟然是从来都低声下气的王鼻涕口中发出来的!
  好一会儿,侯家兄弟才回过神来,小舅子干笑道:“你什么意思?”
  “不许吼俺妹妹!”王贵两眼通红的扫过大舅子、小舅子,最后落在侯氏身上,又渐渐没了气焰,小声道,“俺不分家……”
  “你再说一遍?”侯家人惊呆了。
  “俺不分家。”王贵声音更小了,“你要走就走吧……”
  “好好,”侯氏本以为自己吃死了王贵,谁想到这厮竟敢不从,登时气冲冲的收拾衣裳,“你等着官府来抓你吧!”
  “王贵,你现在改口还来得及。”大舅子见要崩,赶忙补救道:“一旦我妹子踏出这个门,可就不是你媳妇了。还有,你家欠我家的债,可早就到期了。原先因为是亲戚,我们不好意思讨。现在为了一个废物弟弟,就不要媳妇了,那我们也不必讲情面。赶明一张状子抵到县里,告你欠债不还,还打伤妻子,你这辈子就完了,知道么?”
  “俺不分家……”王贵果然被吓得脸发白,却仍低着头,反复只说那四个字,两脚都快把地砖搓透了。
  “王贵,你可想好了。”老娘竟也劝道:“现在就是东街的哑巴寡妇,都要五贯钱的彩礼,娘可没本事给你再娶!”
  “俺不分家……”王贵已经想的很清楚了,终于抬起头道。“翠莲有娘家照顾,俺放心。”
  “呸!”侯氏一口浓痰险些吐到王贵脸上,挽起包袱,怒气冲冲的出门而去,“王鼻涕,有你悔青了肠子,跪下来求我的那天!”
  走到天井里,她羞恼愤恨难平,又走到西厢房中,便见小叔王贤,正平静的看着自己,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明亮瘆人,竟比老娘的还可怕。
  暗骂自己今天脑袋被撞坏了,这个废物病秧子有什么好怕的?侯氏面目狰狞的瞪起眼来,指着他鼻子骂道,“废物,你活着就是祸害这个家的!老娘我就看着你把王家,祸害到家破人亡!”
  王贤依然平静如水,却终于开口说话了:
  “大嫂,往日我的不是太多,让你气坏了,是我的不对。但我现在已经洗心革面,若是因为我,你要跟大哥分家,大可等等再说,用不了几个月,王家就会有起色的!否则我走,不会再拖累你们。”
  “哈哈哈……”侯氏像听到什么好笑的话,大笑道:“你能转性?狗改不了吃屎,只要有你在一天,王家就永远没起色!”
  “你可以看着……”王贤轻叹一声,不再说话。
  “好,我看着!”侯氏大笑着扬长而去,“看你怎么继续祸害这个家!”
  。
  侯家兄妹走了,自然还带着他家的嫁妆,王贵这夯货,竟还帮他们叫车、搬箱子,好一个忙活。
  这让街坊四邻摸不着头脑了,早听王家吵翻天,怎么王贵转眼又帮着侯家,搬起嫁妆箱子了?莫非是要分家?
  有街坊忍不住问道:“王贵,你是要搬出去过么?”
  王贵摇摇头,黯然道:“翠莲要回娘家,俺还留下。”
  街坊们很是意外,不禁朝王贵投来刮目相看的眼神,可见侯氏在街坊面前,真没啥好名声。
  待王贵回去,见老娘站在天井里。他低下头,小声道:“娘……”
  “王贵,你做得对。”老娘露出赞许的目光道:“你弟弟虽然的确是个废物,但终究是你弟弟。你要是这时候撇下他,老娘肯定会把你们告到官府的。”
  王贵不安道:“现在侯家也要告官的。”
  “告个屁!”老娘啐一口道:“你这蠢货,亏着你爹还当过司刑大爷,连这点律条都不懂?夫殴妻,非折伤勿论!她不过破了点皮,打了也白打!”
  “哦……”王贵闷闷的点头,却也放心了。
  “去歇歇吧。”老娘知道,他做这个决定,肯定很难受,便打发王贵回屋歇着了。自个却转到西厢房门口,睥着小儿子道:“你刚才说的话,我可都听见了!”
  “我也是说给娘听的。”王贤与老娘对视,两双眼睛一样的黑白分明,目光锐利。
  “空口说白话有个屁用。”老娘却不屑道:“做出个样子来再说大话,不然老娘就当你放屁。”
  “看着就好了。”王贤明知道她是激将法,还是眉头一挑,沉声道:“我王贤不一样了……喔……”
  掷地有声的誓言,换来一块黑乎乎的抹布,老娘出手很准,不偏不倚落在他脸上。
  “小兔崽子,先自己能擦腚再说。”老娘拍拍手,去准备晚饭了。
  “唔唔,先把抹布拿开,要憋死了……”王贤的手,竟然抬都抬不起来。还是银铃救了他一命。
  这一反差,让刚刚发下宏愿的王二郎苦笑连连。身体是一切的本钱,动不了,什么都是空话。
  -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11/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