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八荒斗神 > 二千二百三十四 快躲开!
沈光施展了这天阶中级的丹武技木灵之身之后,防御、力量和速度都暴涨了一截,以沈非一重破神境的天残魔诀丹气修为,还真是有些应付不暇。
  
  好在沈非在经过第一次受到攻击之后,已是第一时间开启了天魔神甲,这极强的防御力恐怕比沈光那木灵之身还要强横几分。
  
  所以众人听到的那些入肉之音,全是沈光木灵四肢轰击到沈非躯干和右臂的声音,诸人以为沈非在这些攻击之下已然受伤不轻,实则这个处于防御状态的灰袍青年,根本就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
  
  “怎么回事?”
  
  原本打得不变乐乎,以为沈非根本就扛不过自己数道攻击的沈光,在这个时候心中终于是升起了一丝疑惑。
  
  因为眼前这个一重神丹境的小子吃了自己这么多木灵之身的拳脚,其身上气息竟然并没有大降,依旧像个没事人一般和自己对攻,这在沈光看来,简直就太不符合常理了。
  
  沈非隐于衣下的天魔神甲不显于人前之时,没有人能够清楚地感应到,所以沈光下意识地认为这小子不过是在运转丹气布于全身硬抗。
  
  但是这种硬抗也是有一个限度的,这只有一重神丹境的小子,怎么可能坚持这么长的时间这么多的攻击还能如此神完气足?这和沈光心头所想,完全是大相径庭啊。
  
  不说沈光在这边大惑不解,另外一边经过了数十个回合抗衡的沈非,也终于意识到这样下去并不是办法。
  
  因为眼前这个化身木灵的沈家天才,无论是防御力还是攻击力量甚至是速度都远超普通的三重神丹境修炼者,以他此时一重破神境的天残魔诀修为,莫说是取胜了,就是抗衡都极其困难。
  
  其实沈光猜得没错,沈非这一重破神境的丹气修为,根本就支持不了多长时间,尤其是沈非在将天魔神甲布于躯干和右臂之上后,那丹气更是如潮水般的损耗。
  
  如果只是天魔神甲覆于全身,那倒是可以多支撑一段时间,可是不要忘了,沈非的敌人,那个沈家的天才沈光,还在不停地攻击着他呢,那化身木灵的速度,根本就是沈非无法闪避的。
  
  如此之多的力量源源不断地轰击在天魔神甲之上,不免让这门防御丹武技消耗丹气的速度更快,丹气修为的不足,实是此时沈非最大的一个短板。
  
  如果一切回到比拼丹气储量的老路之上,那沈非无疑是比不过这个三重神丹境的沈家天才的,哪怕双方都在施展一门特别损耗丹气的强横丹武技,可是最先力尽而竭的,必然会是沈非。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沈非心中念头转动,而后便是看到了那一杆插在不远处的黑色长枪,当下心中一动,暗道:“我就不信,你这木灵之身,还能抗衡得了噬魔枪的飞枪攻击不成?”
  
  原来沈非是在这一刻想到了噬魔枪那诡异的重量,虽然当初萧家的一重帝丹境强者已经表现出一丝可以撼动噬魔枪的实力,可是眼前这个沈家天才不过三重神丹境巅峰,比起萧重来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噬魔枪的重量,应该可以奏效吧?
  
  何况沈非之前一直将噬魔枪握在手中战斗,在场没有一个人会知道这把不起眼的漆黑色长枪,乃是一把重量诡异之极的上古神器。
  
  沈非相信,就算沈光这木灵之身的防御力再强,恐怕也不可能是噬魔飞枪的一枪之敌,若是一个不慎,这场战斗,或许就会这样诡异地被逆转了。
  
  心中主意打定,沈非依样画葫芦,用布满天魔神甲的右臂硬接了沈光的一记强力臂扫之后,已是顺势退了数步,而后一把拔出了刚才被他插在地面之上的噬魔枪。
  
  “小子,就算你手中乃是一把上古神器,以你的实力,也不可能破得了我木灵之身的防御,别做这些无用功了!”模糊的木灵之身上,传来沈光的冷笑之声,看来他以为沈非这个动作,乃是想用武器来攻击自己。
  
  沈光猜得也没错,沈非确实是想用噬魔枪来攻击他,可是刚才硬抗过那一记枪刺的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把漆黑色的长枪,在脱离沈非肉掌的时候,会对一切血肉生灵产生何等强横的攻击?
  
  听得沈光的冷笑之声,沈非不由对自己这一次出其不意的飞枪攻击更有信心了,不过他还是留了一个心眼,并没有想要这沈光的性命,所以并没有飞枪直刺,而是枪身横打,直接脱手飞出,想用噬魔枪的枪杆,将这沈家天才砸一个木碎灵裂。
  
  呼……
  
  当噬魔枪脱离沈非右掌之时,那强横的力量终于是爆发了出来,仿佛将空气都划破了一丝裂缝,极速朝着沈光怒飞而去。
  
  而此时的沈光,仓促之间竟然没有意识到这一记飞枪攻击的厉害,想来他还停留在刚才硬抗沈非那一记枪刺的画面之中,以为这把黑色长枪就脱手飞出多了一些力道,也不可能破得了自己木灵之身的防御。
  
  但是沈光和下方诸多天才没有意识到这一记飞枪的厉害,位于北方座椅之中原本微微闭目的沈家五长老沈兴,却是在此时霍然站起,那陡然圆睁的双目,透放出一缕极为骇人的精光。
  
  眼看着那黑色长枪和沈光越来越近,沈兴脑海之中突然闪过一丝念头,再加上他强横的丹气感应能力,在这一刻他已然知道如果沈光真的被这一记枪杆给轰中,绝对是一个相当凄惨的下场。
  
  “小光,快躲开,此枪不能硬接!”
  
  所以沈兴连自己这高级丹圣兼沈家五长老的身份也顾不得了,直接是厉喝出声,而且这声音之中还蕴含着一丝属于高级丹圣强者的强横丹气,在这擂台殿空间之中,震得人耳膜发痛。
  
  原来沈兴突然想到了那从接天镇传回来的信息之中,似乎提到过沈非这一把漆黑色的上古神器长枪,当时连萧重这个一重丹帝强者都飞枪击伤差一点阴沟里翻船,更别说此时的三重神丹境巅峰天才沈光了。
  
  虽然最后萧重依旧死在了沈非的天劫之中,但是传回沈家的情报,对于一些惊艳的东西,都是有所记载,比如这把并不起眼的上古神器黑色长枪。
  
  沈兴的这一道厉喝声震耳欲聋,让得台下诸多沈家天才耳鼓嗡嗡作响的同时,擂台之上的沈光更是浑身一个剧烈的颤抖,当下想也不想,直接是将他的那一个木灵之身硬生生地横移了一丈。
  
  因为沈光对于自己这个身为高级丹圣强者的祖父那是崇拜之极,对于沈兴之言,他从来都没有违背过,而要不是这下意识地遵循,恐怕那呼呼而过的漆黑色长枪,已经让得他脱离木灵之身而身受重伤了。
  
  而横移一丈之远的沈光,当即感应到那擦身而过的黑色长枪之中,到底蕴含了一股何等强大的力量,他相信如果自己不是这么及时横身闪避,下场一定会极为凄惨。
  
  沈非的噬魔枪法有五尺多长,沈光这突如其来横移一丈,自然是不可能再轰中他,所以沈非伸手一招,那把远远飞出还未落地的黑色长枪,便是宛如天外游龙一般,听话地又飞回了他的手中。
  
  “那把黑色长枪,居然真是一柄……上古神器?”
  
  见得这一幕,台下这些见多识广的沈家天才们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虽然沈家并不乏上古神器,但连在年轻一辈都没有达到顶尖层次的他们,是不可能拥有这样的超级武器的。
  
  这一个发现,也让所有人都知道刚才沈光那一避到底有多及时,不,不应该说沈光避得及时,而应该说是沈家五长老沈兴厉喝示警声太过及时,因为他们刚才明显都看到沈光想要用木灵之身硬抗这飞枪攻击了。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这场战斗说不定就得提前结束了,心中转过这些念头,所有沈家天才的目光,都是不由自主地转到了北方高台之上的那个五长老身上,因为他们突然发现,沈兴这一道喝声,似乎已经改变了这一场擂台生死战的走向。
  
  因为这些沈家天才都不是傻子,沈非那上古神器的飞枪攻击,只有在第一次施展的时候才会出其不意,而在此之后,再想收到这么好的效果,无疑是不太可能的了。
  
  仅仅只是一道喝声,一个闪避,就让沈非可能逆转的胜局烟消云散,作为沈家的五长老,沈兴此举明显是有些不符规定,更是在某种程度之上,有了“帮亲不帮理”的诟病。
  
  被众人异样目光盯着,饶是以沈兴的老脸之厚,也不由有些微微发热,但是在这种情况之下,他却是又不能开口解释什么,因为那只会是欲盖弥彰。
  
  然而正当沈兴打算对四周的目光视而不见,当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想要弯身直接坐下的时候,一道有些低沉的声音却是从擂台之上传了出来。
  
  “这位应该就是沈家的五长老吧?在擂台生死战中出声干扰,不知道这么做是不是有些不妥呢?”
  <!--gen1-1-2-110-14949-257933262-1484161200-->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04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